14岁少尉军衔,继承父亲爵位叔叔遗产,却自费到北美参加反英战争

创业点子 阅读(1402)

文|刘怡

1777年6月13日,北美洲东海岸濒临大西洋的乔治敦镇(今属南卡罗来纳州),一位准备出海的当地渔民突然发现有一艘三桅商船停靠在了离海岸不远的北岛上。本地最有名望的大地主、大陆军少校本杰明·胡格赶紧骑上一匹马前去接洽,他惊讶地得知:这艘名叫“胜利”号的法国商船已经在海上航行了两个半月,船上载着数十位志愿前来帮助北美殖民地取得独立的年轻人,为首的是一名不满20岁的青年军官拉法耶特。

1757年出生于上卢瓦尔省夏瓦尼亚克城堡的拉法耶特,拥有一段可以上溯至恺撒时代的显赫家族史。作为骑士出身的世袭贵族,拉法耶特家族的男性成员在几个世纪里都为法国统治者征战沙场,涌现出多位元帅和名将,还和王室建立了密切的私人关系。老拉法耶特拥有掷弹兵上校军衔,1759年在明登战役中死于英军之手。小拉法耶特随后移居巴黎,在14岁时被授予王家卫队少尉军衔。在当时的法国,他正是所有人都会羡慕的那种权贵子弟:继承了父亲的爵位和母亲、叔叔留下的大笔遗产,娶了一位公爵的女儿为妻,还服役于无须亲临险境的王家卫队。但拉法耶特恰恰做出了一个不合常理的决定:自掏腰包前往北美参加反英战争。

14岁少尉军衔,继承父亲爵位叔叔遗产,却自费到北美参加反英战争

1777年6月13日,北美洲东海岸濒临大西洋的乔治敦镇(今属南卡罗来纳州),一位准备出海的当地渔民突

北美的5年戎马生涯对拉法耶特的影响是决定性的。在那之前,他是一个少不更事的顽皮青年,虽然有着全然无私的奉献精神和急公好义的侠客气质,但对政治了解并不多。在北美,通过与华盛顿、杰斐逊、汉密尔顿等美国“国父”的相处,拉法耶特开始萌生出对自由、平等、共和等概念的独到见解。汉密尔顿关于成文宪法和两院制国会的构想,尤其能赢得他的共鸣。不仅如此,在转战美国全境的过程中,拉法耶特和属于不同种族、不同宗教信仰、不同经济地位的本地民众发生了广泛接触,了解到他们对于新国家的缔造固然有着千差万别的诉求,但要求自由、平等的愿望却是一致的。这使得他甚至早于自己的美国战友们成为一个激进的废奴主义者——1783年,拉法耶特写信给华盛顿,建议后者给予自己名下的黑奴以彻底自由。后来他还在法属圭亚那买下一处种植园,准备把重获自由的北美黑奴送往当地,让他们过上自食其力的安定生活。

更重要的是,发生在新大陆的这场革命,很快对旧大陆上的法国产生了立竿见影的影响。联美抗英的胜利虽然增进了波旁王朝的国际威望,对其捉襟见肘的财政却是进一步打击,民间的不满情绪迅速上升。战争期间,富兰克林、托马斯·潘恩等北美思想家的著作陆续传入法国,和本土启蒙思想家的作品一道,成为刺激市民阶层觉醒的思想武器。尤其意味深长的是,包括拉法耶特在内的赴美法军,在经历过自由、平等思想的洗礼之后,日益成为变革的潜在同情者。如同这一时期的著名女作家德斯戴尔夫人(Germaine de Sta?l)所言:“所有被派往海外、受过华盛顿将军统帅的法国将士,在回国之后,对自由都怀有一颗热烈之心。这使得他们很难重新安安稳稳地过上凡尔赛的宫廷生活。”而距离革命的火山喷发,已经只剩下短短几年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