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恩斯基撇开春苗带走小鲜肉远方

创业点子 阅读(1088)

  小说:莱恩斯基撇开春苗带走小鲜肉远方

  原来,查理打来急电,是告诉保罗说:“莱恩斯基进入警局,我无法盯梢了。”

  保罗则对警局局长说:“我请来的记者在警局门外,你通知门警让他进来吧!”

  警局局长当然同意,接过保罗电话对查理说:“你把电话给门警听。”然后,对门警说:“请这位客人到贵宾室。”说后,便忙于迎接何远方、金姐、春苗入席。

  保罗便对警局局长悄悄说:“你去叮嘱厨房多上些高档菜肴,这儿事我代你做。”

  警局局长觉得保罗言之有理,便让保罗安排诸位坐席,而他却去厨房关照厨师了。

  保罗把莱恩斯基请到了主席位,然后,把正在与春苗说话的何远方请到了莱恩斯基右边座位上。这当然是莱恩斯基求之不得的。

  春苗见何远方坐在她所崇拜的明星莱恩斯基右边,就想坐到莱恩斯基的左边。然而,保罗却把春苗安排在何远方的右边。春苗对此也颇为满意。

  然后,保罗自己坐到了莱恩斯基左边,把龚总接到自己左边坐下,并轻轻对他说:“这二位美女(指金姐与娟娟)是你带来的人吧?”

  龚总:“是的。”

  保罗:“你可以让你的美女多给警局局长敬酒,毕竟今天饭局是他操办的。”

  龚总原本就有巴结警局局长的意思,所以,也就接受了保罗暗示,便对金姐和娟娟说:“你俩今天要多劝局长喝酒呵!”

  查理来了,站在保罗旁边,想让保罗安排他坐下。谁知保罗却要他拿着相机,把保罗、莱恩斯基、何远方一起共餐录制下来,并对他说:“你现在的身份就是记者。”于是,查理就装成了摄影记者,围着餐桌不停地给他们录像。

  此时,莱恩斯基问何远方:“最近去哪儿了?”何远方则把自己调动工作的经过对莱恩斯基说了。莱恩斯基知道,何远方调动工作是被迫的,而且,也是自己施压的结果,因此,她听了何远方叙述后,也就不吭声了。

  在莱恩斯基与何远方作简单的交流时,春苗总是伸长脖子听着。这除了她想了解何远方与莱恩斯基的关系因素外,也有点对莱恩斯基崇拜的因素。然而,莱恩斯基突然不说话了,这让春苗很是失望。于是,她悄悄问何远方:“你怎么认识她的?”

  何远方觉得此时此地说这事不便,便应付说:“做业务认识的。”

  春苗:“你好福气呵!”

  何远方也不知春苗这话什么意思,所以,也就不吭声了。

  其实,莱恩斯基虽然知道春苗是来自一小国的自己粉丝,却也很在乎何远方与春苗的关系。不过,她不想急于打听他俩关系,因为她要保持其权贵的身价。此时,她察觉到春苗与何远方在窃窃私语,却装作关注着服务员端上菜肴,并不时地对保罗介绍这些菜的菜名。

  警局局长从厨房来了,见保罗和莱恩斯基身边的座位已经被何远方与龚总占上了,便有点不高兴了。

  保罗忙把警局局长叫到自己身旁,并拉着龚总的手,对警局局长说:“他单位两位美女非要与你坐,所以,我们只能满足她俩要求了。”

  龚总马上领会保罗意思,便回头对娟娟和金姐说:“局长来了,你俩还不请局长坐呀!”

  金姐心领神会地起身挽住警局局长胳膊,撒娇地埋怨说:“您真坏!把我关了好多时间,我今天一定要把你灌醉!”说着,就拉警局局长坐到她与娟娟之间的座位上。

  金姐善于笼络人心,所以,她稍为施展一些手段,便让已经吃喝半饱,且不好喝酒的警局局长喝上了一小杯烈酒。

  龚总酒量不错,见警局局长能喝上烈酒,还以为自己遇上了酒友了,便凑上欲与警局局长干酒了。

  老板来电问龚总:“你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龚总得意地说:“非常顺利!警局局长正设宴款待我、莱恩斯基、何远方!请老板放心!”

  老板:“为什么不请他们来我这赴宴呢?”说后,就挂了电话。

  龚总见老板突然挂机,便知老板生气了。他后悔到警局后,没把这帮请到老板那儿去赴宴。不过,他转而一想:“老板为啥会要为这帮人设宴?老板不会这么慷慨的吧!或许老板是责怪我没请他来此赴宴?”想到此,他准备给老板打电话,可他又住手了,因此,他真不知打电话如何对老板说了。

  此时,何远方过来问龚总:“挂件,什么时候给我?”

  龚总则问金姐:“远方要认领他的挂件了。你给他吧!”

  金姐心领神会地说:“这么贵重的挂件,我没随身带呀!”

  龚总接腔说:“你们等一下,我打个电话问问。”说后,便给老板电话说:“我搞定了,让这儿的贵客全部来您这儿如何?”

  老板:“这事你安排吧!”说着,又挂了电话。

  龚总知道老板此言,就是同意设宴款待他们,但是,设宴的钱要由龚总付。为了讨老板的喜欢,龚总也乐意这么做。于是,他对何远方说:“我联系好了。老板要接见你,到时就把你挂件的事解决了。”然后,对莱恩斯基和保罗说:“两位大人一起光临好吗?”

  莱恩斯基欣然接受,保罗马上跟着说:“我再带一位记者去,可以吗?”

  龚总:“当然!”说后,便去请警局局长,谁知警局局长已经被金姐灌醉了酒,就瘫在了座位上。

  莱恩斯基见状,便对龚总:“他醉成这样,我们也就离开吧!”见龚总犹豫不决,便对龚总说:“我会与总局长打招呼的。你就放心吧!”

  龚总:“真过意不去呀!”

  莱恩斯基:“这样吧!你就让没被老板邀约的人留下陪警局局长吧!”她此言分明是暗示龚总别带春苗同行。

  不过,龚总没有理解莱恩斯基用意,而以为莱恩斯基是让他叫金姐和娟娟留下陪警局局长的,因此,对金姐说:“等局长酒醒后,你就陪娟娟回家。”说着,便拉着何远方离席了。

  春苗因为被龚总邀请,又听到莱恩斯基所说,便没跟着离席。何远方便挣脱龚总的手止步对春苗说:“你也一起去呀!”

  莱恩斯基忙问龚总:“老板邀请她了吗?”

  龚总:“老板不知道春苗呀!”

  莱恩斯基便对春苗说:“其实,他去那儿,很快就会回来的。”

  春苗忙对何远方:“你去吧!我一会儿还有事呢!”

  何远方以为春苗所说的事,可能是指见何远方父亲,所以,也就不再催春苗去了。

  莱恩斯基上车后,就坐到何远方的旁边。这让保罗很遗憾,因为他太想坐在莱恩斯基的身旁了。

  小说《为了人类永存》由沪生泉原创首发,欢迎关注,伴你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