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妹是哑吧,但长得好看丰韵,大师兄起了坏心,将其打晕

创业故事 阅读(864)

  小说:师妹是哑吧,但长得好看丰韵,大师兄起了坏心,将其打晕

  皓明武场是皓月庄女低级弟子练武的地方,由师姐金喜婉负责教授浩季弟子一些低级的吐纳功法和拳脚功夫。

  金马兴带着张大石和机器猫来到皓明武场,见那竹篱笆围栏内有上百名女弟子三三两两搭配着正在切磋武艺。金马兴使了个眼色,机器猫就走过去,拱手对篱笆旁的两位皓季弟子行了个礼,两位女弟子看到他相貌丑陋,不愿招理他。

  机器猫开口道:“打扰师妹了,麻烦叫一下依兰兰师妹,我们庄主要见她。”金马兴也上前说道:“你,去叫依兰兰,赶快叫她出来!”

  那个女弟子看到是金马兴,道了声大师兄好,就赶忙便跑去回找依兰兰。

  这依兰兰是一个哑巴,却生得容貌端丽,妖魔身材,丰满可人,金马兴虽对女人不太感兴趣,但对她的印象却是极深。

  不一会,依兰兰跑出武场,金马兴三人迎上去道:“兰兰姑娘请跟我们走,庄主有请。”依兰兰比了比手势,就跟他们三人朝山去了。

  行至竹道深处,金马兴突然转身,从依兰兰头顶当头一掌砸下,那小姑娘毫无防备,哪里受得了金马兴三成内功的流光掌轰击,当即就昏倒。

  张大石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麻袋,与机器猫二人迅速将依兰兰装了进去,金马兴择了条隐蔽的小道,带着这二人朝那金家村方向去了。

  到了金家巷口,见那红黄蓝各色的石头,机器猫又犯心虚,说道:“大师兄,这些石头有古怪,我们以前进村的时候,就是被这些石子给迷路了才被那红魔教人抓去的,我们还是不要进去的好!”

  金马兴道:“蠢材,天下哪有迷得住我的路,这是匈奴人设计的村巷迷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二人给我记住了,遇到红色的往右拐,遇到蓝色的往左拐,遇到黄色的一直前行到第三个路口再向右拐,如果你遇到标有红黄蓝三个色的石头,就向后转,走到了第八个巷口,向左转就可以出村了。你们俩一定给我背下,按这个方法走就不会迷路,如此你们便可以随意进出村子了。”

  机器猫连连夸道:“金大师兄真是智慧过人,小弟佩服呀!要是以前知道这个法子就好了!”

  金马兴诡异一笑,在那麻袋上看似屁股的地方拍了两下,说道:“你们给我小声点,这不是拍马屁的时候,等这场大事干好了,我会好好教你们几招,现在你们给我把人给我扛好了,跟着我走!”

  三个穿花走巷,进进退退、左转右转了一阵,才出了金家村,上了村外的枫谷道,走了二里路,但见一桥,还有桥牌,名曰:条怪桥。

  三人此番所去之处,正是这条怪桥下游处的条家院,说起那条家院,并非住人之所,而是养红蚺之地。

  这里养的红蚺,形如蟒蛇,却比蟒蛇更大更强壮,“十年成蟒,百年成蚺”,说的就是蚺身之大,大的蚺可长达数十米,重三五百公斤。

  黄皮神教有一老者名叫范剑,此人懂养红蚺之秘术,他养的蚺,一窝最可生十八胎,最多时候可到五十胎,小的蚺黄皮神教人内部食用,大的蚺可拿去和红魔教交换金银珠宝,红魔教人再用其蚺提炼起出上等蛊毒。

  之所以此桥名叫“条怪桥”,条怪,所指的就是巨蚺,比蟒蛇还大的怪物。

  张大石扛着麻袋跟随二人延河而下,来到条家院,院门外有两黄皮教人守卫。

  二人见三个皓月庄弟子扛着麻袋而来,拔刀相迎上去,金马兴施展羽扇,撒出三道流光,二人受了惊吓,飞身闪开,金马兴怒道:“就你这两个泼皮,也配弄刀,我乃是皓月庄大弟子金马兴,今天找范剑有要事商议,不想和你们舞刀弄剑,给我快去禀报!”

  那门卫心知根本不是金马兴的对手,收刀跑将进去,随后又跑出来,说道:“三位请!”

  进了院门,便见前方有一崖,那崖高数十米,崖下水林相交,水里、崖边、青石上及草丛中全是密密麻麻的条形大物,一条条,一堆堆,一盘盘,吐着红芯。

  机器猫、张大石二人看到这些庞然大物,都吓得骨酥肉麻,心想这要是人掉下去,任何一条巨怪都能将人一口吞下。

  就在此时,见一老者从崖边丢下一只野兔,那崖下的条怪如妖魔升空,都张着血盆大口,直身纵起十米之高,飞得最高那条一嘴将兔子吞下,好像没尝出什么个味来,那兔子就到肚中,其他条怪都吐着红芯,向上面张望着。

  好斯恐怖,若换成是人掉下去,同样也会被它们一口吞到肚里的。

  那老者丢了兔子又抓了几只野鸡丢下去,才转身向三人走过来,边走边道:“金大少爷的名字如雷贯耳,皓月流光针穿肠破肚,今得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可是老夫只管养怪,不争名利,也不会武功,今天三人到此,不知有何指教?前久黄皮教主被你们皓月庄人所杀,莫非今天也是来杀我来着?”

  金马兴赶忙道:“我知范老前辈对我们皓月庄有陈见,可你应该知道那黄皮之死并非我们皓月庄人所为,而是一个外来的汉人杀的,此人名叫铉阳!”

  那老者又道:“老夫本来就厌倦这些打打杀杀,我又不会武功,你告诉我这些,对我无用。”

  金马兴道:“我知前辈入黄皮教也是被逼的,他们给你个名号,实则是在抢你的条怪,我还知你的老婆被那黄皮兄弟霸占,想来你对黄皮教人也是恨之入骨吧。”

  那老者听了,低声而道:“有话请进屋说话吧!”

  几人进屋后,关了门。金马兴令张大石和机器猫把麻袋打开,就把那依兰兰拖了出来。

  “前辈请看,这可是一流的美人啊,我知道你就好这一口。”金马兴拉开依兰兰的头发,露出整个嫩生生的脸蛋,故意把眼光投在她胸脯上,慢慢悠悠地对老者说,“前辈你看这美女如何?”

  范剑直勾勾地盯着依兰兰,连珠子都不肯转一下,数秒钟后才赶紧用手擦了一下嘴边的口水,说道:“敢问金大少爷,你这是什么个意思?”

  金马兴不慌不忙,从怀中又掏出一样东西,那东西用黑布包裹了好几层。

  他撕着黑布,问三人:“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

  三人都摇头。

  黑布才撕了一半,就见金光散出,黑里透金,撕到最后一层时,三人同时惊呼:“这是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