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一夜被朴树唱哭之前,你有多久没为热爱流泪了?

创业故事 阅读(877)

  时光恍若只是悄悄改变

  但热爱永远不变 永远有人是New Boy

  

  这个夏天,很多成年人被《乐队的夏天》惹哭了,节目评分直逼8.3。节目收官之夜,终于等来了朴树。他唱完了一首《No Fear in My Heart》,中场喊着到点该睡觉了,依旧真实直率地离开。

  很多人说这次难得朴树没哭,大家哭了。有粉丝激动地对朴树喊:“我爱你!“朴树说:“谢谢你,没有比爱更好的字眼了。

  

  “爱让这个“乐队的夏天“留下太多的感动,镜头里,我们看到了这群音乐人在音乐面前执着的“衷于所爱”。 这种无杂的热爱,才最为真实和动人。你有多久没为热爱而哭?

  01

  时代在变,热爱不变

  还记得盘尼西林第一次在节目里唱起朴树的《New Boy》时,一向沉着冷静的张亚东当场落泪,直言小乐的演出让他想起了“小朴”。那一年,张亚东刚30岁,朴树27岁。《我去2000》是朴树人生第一张专辑,由张亚东监制。两人在音乐的道路上初露锋芒,意气风发。

  当大家都以为这是他们最得意的时光写出的迈向新时代的向往。朴树却在20年后的舞台直率地说出这首曲子其实有遗憾,当时两人还闹了矛盾大吵一架,没写好词就匆匆收场。

  

  也许就是这种青葱时光的遗憾,才无差别地击中了所有年轻过,年轻着的人们。就像张亚东后来在微博上所写:“盘尼西林的改编,听到了我以为已经忘掉,却一直没有忘记的青春岁月。虽然这种感动比较浅层,但我毫无办法。”

  回望2000,可能那时候歌词里的希冀现在听起来有些稚嫩。20岁到40岁,是每个年轻人最丰富的时光。足够一个少年长大,结婚、生子…….但当我们十几年后再听歌词里对音乐的初心和热忱依旧让人热泪盈眶。 那是一种和生活和解依旧热爱生活的勇气。

  张亚东回忆20多年前朴树曾带他欣赏自家背后的小树林。面对遍地垃圾,朴树指着一颗树说:“等它们长大,咱们就挂了。”没想到这个无厘头的对话,拿到现在来听竟有些事过境迁的感动。

  

  那个说着“我们的未来该有多酷”的朴树,带着大家的热爱唱完歌早早回家睡觉。时光恍若只是悄悄改变,但热爱永远不变,也永远有人是New Boy。

  02

  哪些爱的瞬间曾让你热泪盈眶?

  “我几乎是看一场哭一场。”这是许多人看到节目里乐队故事后的评价。比起直白的音乐选秀表演,我们总会被那些和自己相似的真实所感动。我们也曾年轻,也曾有梦或正在做梦,无论是关于音乐,关于爱情,关于文学,还是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你还记得自己第一次为热爱而哭是什么时候? 那个爱的时刻,是谁陪在你的身边?

  第一次现场看偶像演唱会00后,Stacy

  “千辛万苦只为远远望一眼,他只是看向你的方向,你的眼眶就红了。”他的歌陪我度过了很多个崩溃的夜晚。我从来没想过会真的见到他,第一次见是去年8月的一场演唱会上,我坐在遥远的山顶位置,拿着应援灯牌,没有想象中的疯狂。我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像一场梦,当他开口唱歌的时候,我哭了。没有声音的,我的眼泪合着歌声一起流下来。

  第一次自驾旅行

  90后,子琪我的旅行方式就是我看世界的方式。从小过的都是中规中矩的日子。第一次在国外自驾行,算是我人生第一次的“叛逆”。在瑞典,我租了一辆沃尔沃的旅行车。和一般的轿车相比,后备箱更宽敞一些很适合出行。据说在这里旅行车很普遍,几乎家家都有。

  第一次出书80后,刘心过几天,我写的一本书就要出版了,记录了我在北欧生活十多年的生活。我给我妈看了我的样书,看着她到处拿给亲戚朋友炫耀,我挺想哭的。我终于混成了“别人家的孩子”。这本书其实是非常普通的故事,就像我生活的北欧城市,简单、纯粹、自然。年初房东带着我坐他祖父留下的旅行车自驾出去玩,那是1953年沃尔沃造的第一辆旅行车,还被印在瑞典的邮票上。

  坐在古董车里,感受绿地阳光,这就是我这本书希望传递给大家的,真实的北欧生活。很多人问我第一次出书的感觉,我最大的感觉就是不够,我还能写得更多更好。即使写的不好也没关系,我希望可以长久的写下去,我太爱写了。对于一个爱写书的人来说,下一本永远是最好的。

  第一次来上海工作70后,武志安我们家有4个兄弟姐妹,我排行第二,在70年代初出生,是家里第一个考上大学走出小镇的人。在那个年代没几个大学生,我第一次出远门去上海工作,真的很新鲜很激动。第一次拿到一个月工资有300元,狠心给自己买了件70多元的牛仔裤,觉得自己洋气坏了。

  记忆深刻的是上海的公交车好多好便利,上海本地人都爱买月票。当时和同学都赶着去看外滩24层楼高的上海大厦,大家都说“抬起头来看,帽子都会掉。”现在想来,还真的很怀念在上海的年少时光。

  

  03

  心中有爱,勇敢追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时光恍若只是悄悄改变

  但热爱永远不变 永远有人是New Boy

  

  这个夏天,很多成年人被《乐队的夏天》惹哭了,节目评分直逼8.3。节目收官之夜,终于等来了朴树。他唱完了一首《No Fear in My Heart》,中场喊着到点该睡觉了,依旧真实直率地离开。

  很多人说这次难得朴树没哭,大家哭了。有粉丝激动地对朴树喊:“我爱你!“朴树说:“谢谢你,没有比爱更好的字眼了。

  

  “爱让这个“乐队的夏天“留下太多的感动,镜头里,我们看到了这群音乐人在音乐面前执着的“衷于所爱”。 这种无杂的热爱,才最为真实和动人。你有多久没为热爱而哭?

  01

  时代在变,热爱不变

  还记得盘尼西林第一次在节目里唱起朴树的《New Boy》时,一向沉着冷静的张亚东当场落泪,直言小乐的演出让他想起了“小朴”。那一年,张亚东刚30岁,朴树27岁。《我去2000》是朴树人生第一张专辑,由张亚东监制。两人在音乐的道路上初露锋芒,意气风发。

  当大家都以为这是他们最得意的时光写出的迈向新时代的向往。朴树却在20年后的舞台直率地说出这首曲子其实有遗憾,当时两人还闹了矛盾大吵一架,没写好词就匆匆收场。

  

  也许就是这种青葱时光的遗憾,才无差别地击中了所有年轻过,年轻着的人们。就像张亚东后来在微博上所写:“盘尼西林的改编,听到了我以为已经忘掉,却一直没有忘记的青春岁月。虽然这种感动比较浅层,但我毫无办法。”

  回望2000,可能那时候歌词里的希冀现在听起来有些稚嫩。20岁到40岁,是每个年轻人最丰富的时光。足够一个少年长大,结婚、生子…….但当我们十几年后再听歌词里对音乐的初心和热忱依旧让人热泪盈眶。 那是一种和生活和解依旧热爱生活的勇气。

  张亚东回忆20多年前朴树曾带他欣赏自家背后的小树林。面对遍地垃圾,朴树指着一颗树说:“等它们长大,咱们就挂了。”没想到这个无厘头的对话,拿到现在来听竟有些事过境迁的感动。

  

  那个说着“我们的未来该有多酷”的朴树,带着大家的热爱唱完歌早早回家睡觉。时光恍若只是悄悄改变,但热爱永远不变,也永远有人是New Boy。

  02

  哪些爱的瞬间曾让你热泪盈眶?

  “我几乎是看一场哭一场。”这是许多人看到节目里乐队故事后的评价。比起直白的音乐选秀表演,我们总会被那些和自己相似的真实所感动。我们也曾年轻,也曾有梦或正在做梦,无论是关于音乐,关于爱情,关于文学,还是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你还记得自己第一次为热爱而哭是什么时候? 那个爱的时刻,是谁陪在你的身边?

  第一次现场看偶像演唱会00后,Stacy

  “千辛万苦只为远远望一眼,他只是看向你的方向,你的眼眶就红了。”他的歌陪我度过了很多个崩溃的夜晚。我从来没想过会真的见到他,第一次见是去年8月的一场演唱会上,我坐在遥远的山顶位置,拿着应援灯牌,没有想象中的疯狂。我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像一场梦,当他开口唱歌的时候,我哭了。没有声音的,我的眼泪合着歌声一起流下来。

  第一次自驾旅行

  90后,子琪我的旅行方式就是我看世界的方式。从小过的都是中规中矩的日子。第一次在国外自驾行,算是我人生第一次的“叛逆”。在瑞典,我租了一辆沃尔沃的旅行车。和一般的轿车相比,后备箱更宽敞一些很适合出行。据说在这里旅行车很普遍,几乎家家都有。

  第一次出书80后,刘心过几天,我写的一本书就要出版了,记录了我在北欧生活十多年的生活。我给我妈看了我的样书,看着她到处拿给亲戚朋友炫耀,我挺想哭的。我终于混成了“别人家的孩子”。这本书其实是非常普通的故事,就像我生活的北欧城市,简单、纯粹、自然。年初房东带着我坐他祖父留下的旅行车自驾出去玩,那是1953年沃尔沃造的第一辆旅行车,还被印在瑞典的邮票上。

  坐在古董车里,感受绿地阳光,这就是我这本书希望传递给大家的,真实的北欧生活。很多人问我第一次出书的感觉,我最大的感觉就是不够,我还能写得更多更好。即使写的不好也没关系,我希望可以长久的写下去,我太爱写了。对于一个爱写书的人来说,下一本永远是最好的。

  第一次来上海工作70后,武志安我们家有4个兄弟姐妹,我排行第二,在70年代初出生,是家里第一个考上大学走出小镇的人。在那个年代没几个大学生,我第一次出远门去上海工作,真的很新鲜很激动。第一次拿到一个月工资有300元,狠心给自己买了件70多元的牛仔裤,觉得自己洋气坏了。

  记忆深刻的是上海的公交车好多好便利,上海本地人都爱买月票。当时和同学都赶着去看外滩24层楼高的上海大厦,大家都说“抬起头来看,帽子都会掉。”现在想来,还真的很怀念在上海的年少时光。

  

  03

  心中有爱,勇敢追寻

  时光恍若只是悄悄改变

  但热爱永远不变 永远有人是New Boy

  

  这个夏天,很多成年人被《乐队的夏天》惹哭了,节目评分直逼8.3。节目收官之夜,终于等来了朴树。他唱完了一首《No Fear in My Heart》,中场喊着到点该睡觉了,依旧真实直率地离开。

  很多人说这次难得朴树没哭,大家哭了。有粉丝激动地对朴树喊:“我爱你!“朴树说:“谢谢你,没有比爱更好的字眼了。

  

  “爱让这个“乐队的夏天“留下太多的感动,镜头里,我们看到了这群音乐人在音乐面前执着的“衷于所爱”。 这种无杂的热爱,才最为真实和动人。你有多久没为热爱而哭?

  01

  时代在变,热爱不变

  还记得盘尼西林第一次在节目里唱起朴树的《New Boy》时,一向沉着冷静的张亚东当场落泪,直言小乐的演出让他想起了“小朴”。那一年,张亚东刚30岁,朴树27岁。《我去2000》是朴树人生第一张专辑,由张亚东监制。两人在音乐的道路上初露锋芒,意气风发。

  当大家都以为这是他们最得意的时光写出的迈向新时代的向往。朴树却在20年后的舞台直率地说出这首曲子其实有遗憾,当时两人还闹了矛盾大吵一架,没写好词就匆匆收场。

  

  也许就是这种青葱时光的遗憾,才无差别地击中了所有年轻过,年轻着的人们。就像张亚东后来在微博上所写:“盘尼西林的改编,听到了我以为已经忘掉,却一直没有忘记的青春岁月。虽然这种感动比较浅层,但我毫无办法。”

  回望2000,可能那时候歌词里的希冀现在听起来有些稚嫩。20岁到40岁,是每个年轻人最丰富的时光。足够一个少年长大,结婚、生子…….但当我们十几年后再听歌词里对音乐的初心和热忱依旧让人热泪盈眶。 那是一种和生活和解依旧热爱生活的勇气。

  张亚东回忆20多年前朴树曾带他欣赏自家背后的小树林。面对遍地垃圾,朴树指着一颗树说:“等它们长大,咱们就挂了。”没想到这个无厘头的对话,拿到现在来听竟有些事过境迁的感动。

  

  那个说着“我们的未来该有多酷”的朴树,带着大家的热爱唱完歌早早回家睡觉。时光恍若只是悄悄改变,但热爱永远不变,也永远有人是New Boy。

  02

  哪些爱的瞬间曾让你热泪盈眶?

  “我几乎是看一场哭一场。”这是许多人看到节目里乐队故事后的评价。比起直白的音乐选秀表演,我们总会被那些和自己相似的真实所感动。我们也曾年轻,也曾有梦或正在做梦,无论是关于音乐,关于爱情,关于文学,还是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你还记得自己第一次为热爱而哭是什么时候? 那个爱的时刻,是谁陪在你的身边?

  第一次现场看偶像演唱会00后,Stacy

  “千辛万苦只为远远望一眼,他只是看向你的方向,你的眼眶就红了。”他的歌陪我度过了很多个崩溃的夜晚。我从来没想过会真的见到他,第一次见是去年8月的一场演唱会上,我坐在遥远的山顶位置,拿着应援灯牌,没有想象中的疯狂。我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像一场梦,当他开口唱歌的时候,我哭了。没有声音的,我的眼泪合着歌声一起流下来。

  第一次自驾旅行

  90后,子琪我的旅行方式就是我看世界的方式。从小过的都是中规中矩的日子。第一次在国外自驾行,算是我人生第一次的“叛逆”。在瑞典,我租了一辆沃尔沃的旅行车。和一般的轿车相比,后备箱更宽敞一些很适合出行。据说在这里旅行车很普遍,几乎家家都有。

  第一次出书80后,刘心过几天,我写的一本书就要出版了,记录了我在北欧生活十多年的生活。我给我妈看了我的样书,看着她到处拿给亲戚朋友炫耀,我挺想哭的。我终于混成了“别人家的孩子”。这本书其实是非常普通的故事,就像我生活的北欧城市,简单、纯粹、自然。年初房东带着我坐他祖父留下的旅行车自驾出去玩,那是1953年沃尔沃造的第一辆旅行车,还被印在瑞典的邮票上。

  坐在古董车里,感受绿地阳光,这就是我这本书希望传递给大家的,真实的北欧生活。很多人问我第一次出书的感觉,我最大的感觉就是不够,我还能写得更多更好。即使写的不好也没关系,我希望可以长久的写下去,我太爱写了。对于一个爱写书的人来说,下一本永远是最好的。

  第一次来上海工作70后,武志安我们家有4个兄弟姐妹,我排行第二,在70年代初出生,是家里第一个考上大学走出小镇的人。在那个年代没几个大学生,我第一次出远门去上海工作,真的很新鲜很激动。第一次拿到一个月工资有300元,狠心给自己买了件70多元的牛仔裤,觉得自己洋气坏了。

  记忆深刻的是上海的公交车好多好便利,上海本地人都爱买月票。当时和同学都赶着去看外滩24层楼高的上海大厦,大家都说“抬起头来看,帽子都会掉。”现在想来,还真的很怀念在上海的年少时光。

  

  03

  心中有爱,勇敢追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时光恍若只是悄悄改变

  但热爱永远不变 永远有人是New Boy

  

  这个夏天,很多成年人被《乐队的夏天》惹哭了,节目评分直逼8.3。节目收官之夜,终于等来了朴树。他唱完了一首《No Fear in My Heart》,中场喊着到点该睡觉了,依旧真实直率地离开。

  很多人说这次难得朴树没哭,大家哭了。有粉丝激动地对朴树喊:“我爱你!“朴树说:“谢谢你,没有比爱更好的字眼了。

  

  “爱让这个“乐队的夏天“留下太多的感动,镜头里,我们看到了这群音乐人在音乐面前执着的“衷于所爱”。 这种无杂的热爱,才最为真实和动人。你有多久没为热爱而哭?

  01

  时代在变,热爱不变

  还记得盘尼西林第一次在节目里唱起朴树的《New Boy》时,一向沉着冷静的张亚东当场落泪,直言小乐的演出让他想起了“小朴”。那一年,张亚东刚30岁,朴树27岁。《我去2000》是朴树人生第一张专辑,由张亚东监制。两人在音乐的道路上初露锋芒,意气风发。

  当大家都以为这是他们最得意的时光写出的迈向新时代的向往。朴树却在20年后的舞台直率地说出这首曲子其实有遗憾,当时两人还闹了矛盾大吵一架,没写好词就匆匆收场。

  

  也许就是这种青葱时光的遗憾,才无差别地击中了所有年轻过,年轻着的人们。就像张亚东后来在微博上所写:“盘尼西林的改编,听到了我以为已经忘掉,却一直没有忘记的青春岁月。虽然这种感动比较浅层,但我毫无办法。”

  回望2000,可能那时候歌词里的希冀现在听起来有些稚嫩。20岁到40岁,是每个年轻人最丰富的时光。足够一个少年长大,结婚、生子…….但当我们十几年后再听歌词里对音乐的初心和热忱依旧让人热泪盈眶。 那是一种和生活和解依旧热爱生活的勇气。

  张亚东回忆20多年前朴树曾带他欣赏自家背后的小树林。面对遍地垃圾,朴树指着一颗树说:“等它们长大,咱们就挂了。”没想到这个无厘头的对话,拿到现在来听竟有些事过境迁的感动。

  

  那个说着“我们的未来该有多酷”的朴树,带着大家的热爱唱完歌早早回家睡觉。时光恍若只是悄悄改变,但热爱永远不变,也永远有人是New Boy。

  02

  哪些爱的瞬间曾让你热泪盈眶?

  “我几乎是看一场哭一场。”这是许多人看到节目里乐队故事后的评价。比起直白的音乐选秀表演,我们总会被那些和自己相似的真实所感动。我们也曾年轻,也曾有梦或正在做梦,无论是关于音乐,关于爱情,关于文学,还是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你还记得自己第一次为热爱而哭是什么时候? 那个爱的时刻,是谁陪在你的身边?

  第一次现场看偶像演唱会00后,Stacy

  “千辛万苦只为远远望一眼,他只是看向你的方向,你的眼眶就红了。”他的歌陪我度过了很多个崩溃的夜晚。我从来没想过会真的见到他,第一次见是去年8月的一场演唱会上,我坐在遥远的山顶位置,拿着应援灯牌,没有想象中的疯狂。我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像一场梦,当他开口唱歌的时候,我哭了。没有声音的,我的眼泪合着歌声一起流下来。

  第一次自驾旅行

  90后,子琪我的旅行方式就是我看世界的方式。从小过的都是中规中矩的日子。第一次在国外自驾行,算是我人生第一次的“叛逆”。在瑞典,我租了一辆沃尔沃的旅行车。和一般的轿车相比,后备箱更宽敞一些很适合出行。据说在这里旅行车很普遍,几乎家家都有。

  第一次出书80后,刘心过几天,我写的一本书就要出版了,记录了我在北欧生活十多年的生活。我给我妈看了我的样书,看着她到处拿给亲戚朋友炫耀,我挺想哭的。我终于混成了“别人家的孩子”。这本书其实是非常普通的故事,就像我生活的北欧城市,简单、纯粹、自然。年初房东带着我坐他祖父留下的旅行车自驾出去玩,那是1953年沃尔沃造的第一辆旅行车,还被印在瑞典的邮票上。

  坐在古董车里,感受绿地阳光,这就是我这本书希望传递给大家的,真实的北欧生活。很多人问我第一次出书的感觉,我最大的感觉就是不够,我还能写得更多更好。即使写的不好也没关系,我希望可以长久的写下去,我太爱写了。对于一个爱写书的人来说,下一本永远是最好的。

  第一次来上海工作70后,武志安我们家有4个兄弟姐妹,我排行第二,在70年代初出生,是家里第一个考上大学走出小镇的人。在那个年代没几个大学生,我第一次出远门去上海工作,真的很新鲜很激动。第一次拿到一个月工资有300元,狠心给自己买了件70多元的牛仔裤,觉得自己洋气坏了。

  记忆深刻的是上海的公交车好多好便利,上海本地人都爱买月票。当时和同学都赶着去看外滩24层楼高的上海大厦,大家都说“抬起头来看,帽子都会掉。”现在想来,还真的很怀念在上海的年少时光。

  

  03

  心中有爱,勇敢追寻

  时光恍若只是悄悄改变

  但热爱永远不变 永远有人是New Boy

  

  这个夏天,很多成年人被《乐队的夏天》惹哭了,节目评分直逼8.3。节目收官之夜,终于等来了朴树。他唱完了一首《No Fear in My Heart》,中场喊着到点该睡觉了,依旧真实直率地离开。

  很多人说这次难得朴树没哭,大家哭了。有粉丝激动地对朴树喊:“我爱你!“朴树说:“谢谢你,没有比爱更好的字眼了。

  

  “爱让这个“乐队的夏天“留下太多的感动,镜头里,我们看到了这群音乐人在音乐面前执着的“衷于所爱”。 这种无杂的热爱,才最为真实和动人。你有多久没为热爱而哭?

  01

  时代在变,热爱不变

  还记得盘尼西林第一次在节目里唱起朴树的《New Boy》时,一向沉着冷静的张亚东当场落泪,直言小乐的演出让他想起了“小朴”。那一年,张亚东刚30岁,朴树27岁。《我去2000》是朴树人生第一张专辑,由张亚东监制。两人在音乐的道路上初露锋芒,意气风发。

  当大家都以为这是他们最得意的时光写出的迈向新时代的向往。朴树却在20年后的舞台直率地说出这首曲子其实有遗憾,当时两人还闹了矛盾大吵一架,没写好词就匆匆收场。

  

  也许就是这种青葱时光的遗憾,才无差别地击中了所有年轻过,年轻着的人们。就像张亚东后来在微博上所写:“盘尼西林的改编,听到了我以为已经忘掉,却一直没有忘记的青春岁月。虽然这种感动比较浅层,但我毫无办法。”

  回望2000,可能那时候歌词里的希冀现在听起来有些稚嫩。20岁到40岁,是每个年轻人最丰富的时光。足够一个少年长大,结婚、生子…….但当我们十几年后再听歌词里对音乐的初心和热忱依旧让人热泪盈眶。 那是一种和生活和解依旧热爱生活的勇气。

  张亚东回忆20多年前朴树曾带他欣赏自家背后的小树林。面对遍地垃圾,朴树指着一颗树说:“等它们长大,咱们就挂了。”没想到这个无厘头的对话,拿到现在来听竟有些事过境迁的感动。

  

  那个说着“我们的未来该有多酷”的朴树,带着大家的热爱唱完歌早早回家睡觉。时光恍若只是悄悄改变,但热爱永远不变,也永远有人是New Boy。

  02

  哪些爱的瞬间曾让你热泪盈眶?

  “我几乎是看一场哭一场。”这是许多人看到节目里乐队故事后的评价。比起直白的音乐选秀表演,我们总会被那些和自己相似的真实所感动。我们也曾年轻,也曾有梦或正在做梦,无论是关于音乐,关于爱情,关于文学,还是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你还记得自己第一次为热爱而哭是什么时候? 那个爱的时刻,是谁陪在你的身边?

  第一次现场看偶像演唱会00后,Stacy

  “千辛万苦只为远远望一眼,他只是看向你的方向,你的眼眶就红了。”他的歌陪我度过了很多个崩溃的夜晚。我从来没想过会真的见到他,第一次见是去年8月的一场演唱会上,我坐在遥远的山顶位置,拿着应援灯牌,没有想象中的疯狂。我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像一场梦,当他开口唱歌的时候,我哭了。没有声音的,我的眼泪合着歌声一起流下来。

  第一次自驾旅行

  90后,子琪我的旅行方式就是我看世界的方式。从小过的都是中规中矩的日子。第一次在国外自驾行,算是我人生第一次的“叛逆”。在瑞典,我租了一辆沃尔沃的旅行车。和一般的轿车相比,后备箱更宽敞一些很适合出行。据说在这里旅行车很普遍,几乎家家都有。

  第一次出书80后,刘心过几天,我写的一本书就要出版了,记录了我在北欧生活十多年的生活。我给我妈看了我的样书,看着她到处拿给亲戚朋友炫耀,我挺想哭的。我终于混成了“别人家的孩子”。这本书其实是非常普通的故事,就像我生活的北欧城市,简单、纯粹、自然。年初房东带着我坐他祖父留下的旅行车自驾出去玩,那是1953年沃尔沃造的第一辆旅行车,还被印在瑞典的邮票上。

  坐在古董车里,感受绿地阳光,这就是我这本书希望传递给大家的,真实的北欧生活。很多人问我第一次出书的感觉,我最大的感觉就是不够,我还能写得更多更好。即使写的不好也没关系,我希望可以长久的写下去,我太爱写了。对于一个爱写书的人来说,下一本永远是最好的。

  第一次来上海工作70后,武志安我们家有4个兄弟姐妹,我排行第二,在70年代初出生,是家里第一个考上大学走出小镇的人。在那个年代没几个大学生,我第一次出远门去上海工作,真的很新鲜很激动。第一次拿到一个月工资有300元,狠心给自己买了件70多元的牛仔裤,觉得自己洋气坏了。

  记忆深刻的是上海的公交车好多好便利,上海本地人都爱买月票。当时和同学都赶着去看外滩24层楼高的上海大厦,大家都说“抬起头来看,帽子都会掉。”现在想来,还真的很怀念在上海的年少时光。

  

  03

  心中有爱,勇敢追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