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与塔利班和谈中断,但“大门”并未关上

创业指导 阅读(1135)

郑岚顺2天前我想分享

开始于:中国网络

作者:蓝顺

最近,阿富汗的和平进程再次遇到障碍。经过几轮谈判,美国政府和塔利班似乎距离达成共识不远。但是在9月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取消了他计划在戴维营举行的与塔利班的会谈。 9月9日,特朗普在白宫告诉媒体,美国与阿富汗塔利班之间的和平谈判“死了”。我不得不说,特朗普对这只脚的“快速制动”使许多人感到意外,但如果深入分析,您会发现情况并非无法理解。

必须指出的是,尽管自上任以来,特朗普在“美国优先”下属采取了许多看似自愿的行动(例如频繁撤军,撤退等),即使他是美国总统,他仍在处理重大外交问题。在这个问题上也有很多限制。与塔利班的和谈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特朗普认为,美国无需继续在阿富汗陷入泥潭中浪费太多时间和精力。它必须尽快退出以应对大国的竞争。因此,在阿富汗逐渐恢复影响力的美国和塔利班已取得一定程度的成就。妥协和体面的撤军是理所当然的事,但特朗普遇到的阻力并不小。

就中国而言,有观点认为阿富汗政府负有重大责任,主要依靠美国军方的支持来维持当前局势。如果美军撤职,塔利班将在短时间内重新领导阿富汗,并使美国多年的努力丧失be尽。同时,在许多美国人看来,塔利班仍然属于“恐怖主义组织”。它们一旦获得发展势头,就可能随时威胁美国的安全。例如,许多党派都批评特朗普决定邀请塔利班在美国进行谈判。批评家认为,邀请“恐怖组织”代表在“ 9-11”周年纪念日前夕访问美国的选择是“令人震惊的”。据报道,包括前国家安全顾问波尔顿,国务卿庞培,邓富,协会主席邓福德和其他核心安全幕布,都对撤军协议表示反对或关注。

就外国而言,一方面,塔利班可能会利用特朗普的热情离开先前的谈判,要求美国付出代价以寻求更多利益。另一方面,阿富汗政府也对美国规避自己与塔利班的接触感到不满,这大大削弱了阿富汗政府在国际和国内层面上的“正统”地位。因此,不难得出阿富汗政府也将暗中对美国施加压力的结论。

但是,从长期的分析来看,尽管和谈陷入僵局,但失败还为时过早。

首先不能低估的是特朗普的政治坚韧。特朗普上台以来,他实施的其他措施并不顺利。比如,尽管组建“太空军”困难重重,特朗普仍然采用先成立太空指挥部等相关部门的做法,让“天军”固执。从阿富汗撤军是特朗普在竞选总统之初制定的政策之一。虽然目前的曲折已经取得,但确实取得了一些进展,长期在商场工作的特朗普能够承受反复讨价还价的代价。而特朗普似乎已经开始排除抵抗。9月10日,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辞职。虽然有舆论认为,作为一名绝对鹰派,博尔顿的离开是特朗普为解决朝核或伊朗核问题铺平道路;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所述,博尔顿也是阿富汗撤军的反对者。8月中旬,特朗普在白宫就阿富汗问题举行安全会议,讨论与塔利班谈判的进展。博尔顿很少缺席这次会议。

与此同时,另一方的“一方”塔利班在谈判停止后威胁要“战斗一百年”,但从其随后的表现可以看出,塔利班仍希望尽快与美国达成协议。毕竟,美军一天也不去。对塔利班的压力不会在一天之内消失。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一个塔利班谈判小组13日抵达俄罗斯,并与俄罗斯总统阿富汗问题特使卡布洛夫和俄罗斯外交部第二亚洲分部扎米尔卡布洛夫就阿富汗相关问题进行了会谈。咨询。塔利班对俄罗斯的访问引起广泛关注,因为这是该组织与美国谈判破裂后的首次国际访问。俄罗斯外交部一位匿名人士说,在俄罗斯举行的会议强调了美国和塔利班恢复对话的必要性。塔利班证实他们愿意继续与华盛顿对话。

总之,尽管特朗普政府和塔利班继续愿意,但阿富汗和谈的大门仍未关闭。

本文是第一作者的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收款报告投诉

开始于:中国网络

作者:蓝顺

最近,阿富汗的和平进程再次遇到障碍。经过几轮谈判,美国政府和塔利班似乎距离达成共识不远。但是在9月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取消了他计划在戴维营举行的与塔利班的会谈。 9月9日,特朗普在白宫告诉媒体,美国与阿富汗塔利班之间的和平谈判“死了”。我不得不说,特朗普对这只脚的“快速制动”使许多人感到意外,但如果深入分析,您会发现情况并非无法理解。

必须指出的是,尽管自上任以来,特朗普在“美国优先”下属采取了许多看似自愿的行动(例如频繁撤军,撤退等),即使他是美国总统,他仍在处理重大外交问题。在这个问题上也有很多限制。与塔利班的和谈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特朗普认为,美国无需继续在阿富汗陷入泥潭中浪费太多时间和精力。它必须尽快退出以应对大国的竞争。因此,在阿富汗逐渐恢复影响力的美国和塔利班已取得一定程度的成就。妥协和体面的撤军是理所当然的事,但特朗普遇到的阻力并不小。

就中国而言,有观点认为阿富汗政府负有重大责任,主要依靠美国军方的支持来维持当前局势。如果美军撤职,塔利班将在短时间内重新领导阿富汗,并使美国多年的努力丧失be尽。同时,在许多美国人看来,塔利班仍然属于“恐怖主义组织”。它们一旦获得发展势头,就可能随时威胁美国的安全。例如,许多党派都批评特朗普决定邀请塔利班在美国进行谈判。批评家认为,邀请“恐怖组织”代表在“ 9-11”周年纪念日前夕访问美国的选择是“令人震惊的”。据报道,包括前国家安全顾问波尔顿,国务卿庞培,邓富,协会主席邓福德和其他核心安全幕布,都对撤军协议表示反对或关注。

就外国而言,一方面,塔利班可能会利用特朗普的热情离开先前的谈判,要求美国付出代价以寻求更多利益。另一方面,阿富汗政府也对美国规避自己与塔利班的接触感到不满,这大大削弱了阿富汗政府在国际和国内层面上的“正统”地位。因此,不难得出阿富汗政府也将暗中对美国施加压力的结论。

但是,从长期的分析来看,尽管和谈陷入僵局,但失败还为时过早。

不可低估的第一件事是特朗普的政治韧性。自特朗普上任以来,他实施的其他措施并不顺利。例如,尽管在建立“太空军”方面遇到困难,但特朗普仍然采用先建立太空司令部和其他相关部门的做法,使“天军”变得固执。从阿富汗撤军是特朗普竞选总统之初制定的政策之一。尽管当前的曲折已经发生,但确实取得了一些进展,长期在购物中心的特朗普能够承受反复讨价还价的代价。特朗普似乎已经开始排除阻力。 9月10日,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辞职。尽管有舆论认为,作为绝对鹰派,博尔顿的离职是特朗普为解决朝鲜核或伊朗核问题铺平了道路。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上所述,博尔顿还是阿富汗撤军的反对者。 8月中旬,特朗普在白宫举行了有关阿富汗问题的安全会议,讨论与塔利班的谈判进展。博尔顿很少参加这次会议。

同时,另一方的“政党”塔利班在会谈停止后扬言要“战斗一百年”,但从其随后的表现可以看出,塔利班仍然希望与美国达成协议。尽快。毕竟,美军没有一天。塔利班的压力将在一天内消失。据俄罗斯媒体报道,塔利班谈判小组于13日抵达俄罗斯,与俄罗斯总统驻阿富汗特使卡布洛以及俄罗斯外交部第二亚洲司扎米尔卡布洛夫就阿富汗相关问题达成了协议。咨询。塔利班对俄罗斯的访问引起了广泛关注,因为这是该组织与美国的谈判破裂后的第一次国际访问。俄罗斯外交部一位匿名人士说,在俄罗斯举行的会议强调了美国和塔利班必须恢复对话的必要性。塔利班确认愿意与华盛顿继续对话。

总而言之,尽管特朗普政府和塔利班仍然愿意,但阿富汗和谈的大门尚未关闭。

本文为第一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