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红昙 100章.自除仙缘,赏与仆从

创业资讯 阅读(1464)

  恰是秋高气爽,银杏落满了庭院,金黄一片,甚是好看。

  刚在门前与一众江湖侠士道明了规矩,诗云却很是淡定,虽知有人从中作梗,却未过于在意,反倒顺势而为之,伺机将烫手山芋抛出。

  知晓那祥龙印的人不在少数,但大多以为只是传说,并不上心,直至江湖传闻兴起此物,遂想亲自见识一番。

  闻说得此书,可自设蓝图,自立为主,人人奋而向往,纷纷三两集结,自行在江阴城附近寻找决斗之所。

  “你便由着他们自行械/斗?”夏砜棱来了些兴趣,坐在石桌旁耐着性子询问:“传得此物这般厉害,为何你不想要?”

  “我不需要此物。”诗云冷淡地回应,拾起几片银杏把玩:“何故将这银杏移植在我的院子里?”

  “我乐意,你若不喜欢,叫人剜去就是。”夏砜棱不屑地看了诗云一眼,将目光转移到了那棵银杏上:“你不是喜欢上树么?我寻思着挑一棵好看的,若你不喜欢便罢。”

  “多谢公子费心,那便留着吧。”诗云淡语,随手将几片银杏折成了一朵玫瑰递到了他手上,对他微笑:“给你。”

  “谢谢。”夏砜棱淡语,脸上不禁洋溢出了一丝笑意。

  “他们如何争斗宝贝不归我们管,不在城里惹出人命就行。”诗云淡语,好似漫不经心:“我那结界好破得很,赢的人只要攀上高处自可拿去,哪有什么秘法,只是看...他们如何争取了。”

  “你的意思是...”夏砜棱又问:“接下来你打算如何?”

  “不管了呗,原也没我们什么事不是?”诗云说罢,竟是莞尔一笑,从他身边走开,径直走向迎面而来的月华。

  见月华端着木盘走来,诗云忽然来了兴致,踮脚跃出,反手朝月华打出几枚银针淡语:“我试试你的功法。”

  诗云话音刚落,扬手打出去四五枚银针,婉转朝不同的方向掷出了四把银镖:“试试替我将它们收回墟境...”

  “啊?”月华一惊,丢下木盘,忽而好似一道闪电,迅速奔向四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诗云打出去的物件逐一收拢,再快步接下木盘,以免木盘落地。

  “还是不够快。”诗云眉头微蹙:“若能眨眼之间做到自是最好不过。”

  “啊?眨眼之间?!”月华一愣,将几乎落地的木盘接过,缓缓地举起:“我...我会努力练功的。”

  “练功是一回事,我另给你些丹药辅助,想必进展会更快些。”诗云抿了抿唇,眼珠子提溜地转了一圈,语气略微严肃:“夜里再来找我,我给你备了些东西。”

  “是。”月华紧张地低头答应,将茶水奉到了他们面前:“不知主人备了何物?”

  “晚些时候你就会知道了。”诗云淡语,微笑着让她去陆嘉柔那帮衬。

  诗云与夏砜棱在院中小坐了一会,身旁拂过一阵略带青草气息的微风很是甜美,与那刚吃下的糕点清甜有几分相似。

  “阁里的点心没有外头的好,出去走走?”诗云抿了抿唇,定睛看着夏砜棱,态度好似缓和了些许。

  “走吧,顺便出去瞧瞧外头那些人。”夏砜棱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苦笑道:“平日叫都叫不动,没想到今日竟然这般主动?”

  “去是不去?”诗云反问。

  “去,当然要去咯。”夏砜棱淡笑着起身,捋了捋衣裳,笑着走在了前面。

  一如既往,夏砜棱挑了城中颇为出名的小店领着诗云去,很是熟门熟路,诗云只道是闷声跟着,不时环顾四周,看看城中是否有人在参与比试。

  “对面屋顶上有人。”才刚坐下,夏砜棱便感觉到了头上砖瓦动摇的声响,不禁兴趣大增:“要不叫小二备了东西,我们上去观战?”

  “若小二答应,再好不过。”诗云淡笑,从窗外翻了出去。

  店小二哪有那本事将吃食点心送上屋顶?夏砜棱深知此事,却甘愿效劳,乐意自己为她当一回跑腿。

  见着夏砜棱时常围着诗云打转,金绮罗看着心里十分不是滋味,噘着嘴坐在镜子前撕扯着手绢,嘴里不禁嘟囔:“姐姐,三表哥天天追着阁主姐姐跑,那...那我怎么办?”

  “你这一门心思就想着这茬了?”金绮秀很是无奈,摇了摇头叹道:“你且看清楚些,你这三表哥对你可没意思,我看你还是趁早打消了这念头为好。”

  “可是...”金绮罗的小嘴撅得更高了,正打算辩驳金绮秀。

  “我看你是没戏了,想那么多有的没的做什么?”金绮秀无奈地说道:“我看你还是乖乖留在阁里学习女红吧。”

  “好吧。”金绮罗委屈地低着头,心情良久无法回复。

  金绮罗心中不服气,心里想着等诗云定要与她说道,也叫夏砜棱多留神留神自己。

  高空乌云聚集,眼见四周即将下雨,夏砜棱看了眼走在身边发呆的诗云,赶忙将她拉起,不叫她继续再看来人在屋顶上打架。

  “走吧,待会总不能湿着身回去吧?”夏砜棱柔声对诗云说道。

  “那行吧...回去就回去。” 诗云不情愿地应他,很是自觉地一并回了临水阁。

  才刚进门,金绮罗便飞跑过来,对夏砜棱微微一笑,随即见诗云拉到了一旁,噘着嘴撒娇:“阁主姐姐,之前不是说好的不和三表哥接近么?怎么...”

  “你可有见我先去找他?”诗云定睛看着金绮罗,有些无奈:“总是他来寻我,总不能将他赶出去不是?”

  “那...那姐姐以后带上我可以吗?”金绮罗低着头,撕扯着自己的衣摆。

  “行,以后若你三表哥来阁里,就让你一道陪着,可好?”诗云苦恼地揉了揉脑袋,连忙将她打发了便罢。

  见诗云答应得爽快,金绮罗好似如获至宝一般,甜美的笑容随即洋溢在了脸上,看着很是满足。

  雨沙沙地落下,悄无声息地沾湿了干燥的青石地,也滋润了各处院落栽种的花草,叫它们恢复勃勃生机。

  见闲来无事,诗云索性将月华叫到了跟前,与她一并入了房。

  “我见你功法不强,私心想着我有一物,予你再适合不过。”诗云淡语。

  “不知是何物?”月华疑惑地问道。

  “你且候着。”诗云说罢,将她留在了大厅,自己入了里间。

  屋内很是昏暗,是故月华早早点上了蜡烛,以便照明之用。烛光映照在一扇素雅的屏风前,将诗云的动作映得颇为清晰。

  月华很是好奇,不知诗云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只得耐着性子在旁等候:“主人,您到底在做什么?”

  诗云没有搭理她,随手抽出了一把短匕,竟是朝向自己肩胛处刺下,剜出了一条散发着淡淡荧光的骨髓,放在了一只小碗里,随后唤起一道疗伤的功法替自己疗伤。

  “将它吃下,应该能增长你五百年的道行。”诗云淡笑着将装着骨髓的小碗递了过去。

  “这...这莫非是...主人的仙缘?”月华诧异地看着诗云,很是不情愿收下:“这是主人自己的道行,何故给我? 我受不起的。”

  “给你你便收着,这东西于我已是无用,倒不如给了你。”诗云语气严肃,不容她拒绝:“仙家道根,恐与我相冲,留之无用。”

  “可...可这...”月华连连后退,不敢轻易接过:“无功不受禄,我怎可接受主人如此贵重的东西?”

  “这是命令,把它吃了吧。”诗云语气坚毅,目视着她,强迫月华在自己面前服下一段骨髓。

  一股起运流动,顷刻贯通全身,阵阵暖流从内到外扩散,叫月华身上忽然凝聚起了一层微光。

  片刻之后,微光逐渐散去,原本看似十多岁的女子身形竟忽然发生了变化,條然年长了许多,一个看似二十好几的大姑娘便出现在众人面前,替代了从前的那般模样。

  “多谢主人厚爱。”月华低头行礼感激,双膝不禁跪在了地上:“以后...我一定会更加努力的。”

  “那是自然,只这仙缘仍不够,自行去丹房领几颗增进修为的丹药,我可巴望着你这功法能再长些。”

  “我一定尽快突破,绝不叫主人失望。”月华连声答应,脸色既喜悦又惭愧。

  得诗云此大恩德,月华心中很是感激,便也再没有了自己的想法,一心一意帮衬着诗云,不离半步。

  “多谢主人厚爱,只是...您为何摒弃了这仙根?”月华不解地询问:“您不是回归了师门么?”

  “留之无用,弃之可惜,给你增进修为,应是再好不过。”诗云淡淡地说道,无端苦笑:“回仙山不过只是暂时罢了,我那一身功法...本也不该回去。”

  “那为何还要回去呢?”月华担忧地追问:“若不再适合,索性再不要回去了吧。”

  “师尊吩咐之事,不敢不从,若做不到这一件事,恐怕于心不安。”诗云沉默许久,缓缓吐出了一句,面上闪过一丝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