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6年,戈尔巴乔夫打开“潘多拉魔盒”,推到了第一块多米诺骨牌

励志文章 阅读(1627)

  2019 历史的韵味V

  1986年,戈尔巴乔夫打开“潘多拉魔盒”,推到第一块多米诺骨牌

  1982年11月至1985年3月,接连3年,苏联领导人的位置谁坐谁“病逝”,勃列日涅夫、安罗波夫、契尔年科三任接连病逝。直到1985年3月11日,因情况特殊,戈尔巴乔夫意外的坐了上去。不过戈尔巴乔夫这一坐犹如针毡一般,苏也被整的一塌糊涂。

  

  戈尔巴乔夫领导之后,开始“公开性”,也开了一个先例,利用电视广播将会议内容甚至不避讳将矛盾也全都透露给了民众,这让民众有点受宠若惊,不过这一行为也直接让西方国家抓住了击溃的弱点。

  1986年,戈尔巴乔夫还做了一件事,不过在当时看来是能算“区区一件小事”,不过如今来看,可以称戈尔巴乔夫做那件事就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致使苏联在这一刻被“玩坏”。而那件事可就是释放了萨合罗夫,结果就像推到了第一块多米诺骨牌,一块一块的倒下,最终压垮了苏联。

  

  萨哈罗夫是苏联第一颗氢弹的研制者,被称为“苏联氢弹之父”,不过在第一颗氢弹爆炸之后,他就撒手了,开始把目标投入到道德与思想政治中去了,但是这一形象转变,使得他也渐渐的走向监狱。

  1967年,苏美围绕着反弹道导弹问题口水沫子横飞,作为“苏联氢弹之父”萨哈罗夫意外的做出惊人的举动,竟然建议苏联要同意美国的建议,放弃弹道导弹条约,这一举动无疑给他贴上了“卖国”标签。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确实是一种天真想法。

  

  当然对于萨哈罗夫的建议,苏联当局压根就没把他当回事,更别提什么放弃。不过这也使得萨哈罗夫做出了下一步的惊人举动,萨哈罗夫竟然要求公开发布反弹道导弹的危险性文章,这一下这个钉子刺疼了苏联,于是苏联将他禁闭了。禁闭了的萨哈罗夫也没闲着,公然和苏对着干了。

  

  而对着干的结果就是萨哈罗夫被西方国家捧上了诺贝尔和平奖。1972年,萨哈罗夫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当然这个奖项是西方国家操控的。而有意思的就是苏又怎么会让萨哈罗夫去领奖呢?于是阻止了他领奖,将他送到保密地区严密监控着。也就是到了1986年,戈尔巴乔夫才把他放出了。

  

  不过现在看来,戈尔巴乔夫当初放萨哈罗夫犹如自掘坟墓,之后萨哈罗夫所干的事情件件都是挖墙脚,直到将这座残破的大厦挖倒。

  其实如今看来,戈尔巴乔夫打开了“潘多拉魔盒”释放了萨哈罗夫的目的就是想借助萨哈罗夫实现他当总统的愿望,不过到头来还是做了一场梦。

  1986年,戈尔巴乔夫打开“潘多拉魔盒”,推到第一块多米诺骨牌

  1982年11月至1985年3月,接连3年,苏联领导人的位置谁坐谁“病逝”,勃列日涅夫、安罗波夫、契尔年科三任接连病逝。直到1985年3月11日,因情况特殊,戈尔巴乔夫意外的坐了上去。不过戈尔巴乔夫这一坐犹如针毡一般,苏也被整的一塌糊涂。

  

  戈尔巴乔夫领导之后,开始“公开性”,也开了一个先例,利用电视广播将会议内容甚至不避讳将矛盾也全都透露给了民众,这让民众有点受宠若惊,不过这一行为也直接让西方国家抓住了击溃的弱点。

  1986年,戈尔巴乔夫还做了一件事,不过在当时看来是能算“区区一件小事”,不过如今来看,可以称戈尔巴乔夫做那件事就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致使苏联在这一刻被“玩坏”。而那件事可就是释放了萨合罗夫,结果就像推到了第一块多米诺骨牌,一块一块的倒下,最终压垮了苏联。

  

  萨哈罗夫是苏联第一颗氢弹的研制者,被称为“苏联氢弹之父”,不过在第一颗氢弹爆炸之后,他就撒手了,开始把目标投入到道德与思想政治中去了,但是这一形象转变,使得他也渐渐的走向监狱。

  1967年,苏美围绕着反弹道导弹问题口水沫子横飞,作为“苏联氢弹之父”萨哈罗夫意外的做出惊人的举动,竟然建议苏联要同意美国的建议,放弃弹道导弹条约,这一举动无疑给他贴上了“卖国”标签。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确实是一种天真想法。

  

  当然对于萨哈罗夫的建议,苏联当局压根就没把他当回事,更别提什么放弃。不过这也使得萨哈罗夫做出了下一步的惊人举动,萨哈罗夫竟然要求公开发布反弹道导弹的危险性文章,这一下这个钉子刺疼了苏联,于是苏联将他禁闭了。禁闭了的萨哈罗夫也没闲着,公然和苏对着干了。

  

  而对着干的结果就是萨哈罗夫被西方国家捧上了诺贝尔和平奖。1972年,萨哈罗夫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当然这个奖项是西方国家操控的。而有意思的就是苏又怎么会让萨哈罗夫去领奖呢?于是阻止了他领奖,将他送到保密地区严密监控着。也就是到了1986年,戈尔巴乔夫才把他放出了。

  

  不过现在看来,戈尔巴乔夫当初放萨哈罗夫犹如自掘坟墓,之后萨哈罗夫所干的事情件件都是挖墙脚,直到将这座残破的大厦挖倒。

  其实如今看来,戈尔巴乔夫打开了“潘多拉魔盒”释放了萨哈罗夫的目的就是想借助萨哈罗夫实现他当总统的愿望,不过到头来还是做了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