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情缘(二十九)

求职攻略 阅读(1954)
?

  文/韩雪丽

  

  另一种情缘—努力

  严倩点头,好,我再努力一把。

  她到是答应的痛快。

  后来的事,严倩到是真的道歉了,不过,真如她猜想的那样,施寒江态度到是不错,承认自己也不成熟,处理家里的矛盾,没有经验,让严倩委屈了,可是态度好是好,却依然坚持离婚。严倩不解,为什么,组建一个家不容易,这点事,你放不下,你过不去吗,我一个女人,都能低头,都让步,你为什么不能,我们再一起努力一下。对你对我都好,我们分手,父母都会焦虑,你不感觉,让他们为难吗。

  施寒江说,我是发现,我对你的感觉没了,我没想到婚姻是这样子,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性格,说真的严倩,我可以回家,我们可以将就,像大多数人一样,可是我现在发现,你的性格,太尖锐,我其实喜欢,找个温顺的女人。

  另一种情缘—改变

  严倩咬牙,寒江,给我机会,我会改变,我也是头一次结婚,也幼稚,可是为了你, 我会改变的,你相信我,好不好,你不为我,为了你父母,他们对我还是满意,对不对。

  施寒江皱眉,何必呢,我们不适合,你是公主病,我是王子病,我们其实,都太要强,在家里,没一个肯让步,这样的性格不适合。

  严倩眼泪掉了下来,我可以不做公主,真的。

  我做你的妻子。

  施寒江一时有些心软,想想,严倩对他是不错。

  可是想到单位的风波,他的眼神冷了下来。

  他想到那个替代他上位的科长,他说,安不了家,何以做事业。

  施寒江终于摇头。

  另一种情缘—吵闹

  严倩起身,施寒江,你个混蛋,这么无情无义。

  她想骂什么,终于还是长叹一声,好,你不回家,随你的便,我告诉你,我不离婚,我们就这样吧,你不怕浪费青春,我也不怕,我们就耗着,只要你和别的女人有接触,我就到你单位闹腾。

  看你如何做人,除非你老老实实,和任何女性都不接触。否则,她冷笑,有你好看,别让我抓住把柄。

  施寒江上前,严倩,不要这样,不要毁了你在我心中的形象,起码目前来讲,你是至情至性,我对你还内疚,你那样,只能让我瞧不起你,连尊重都没有,我可以起诉,我们没孩子,只要我坚持离婚,早晚会判,你何必呢,如果你肯签字,我让步,我净身出户好不好,房子,归你。

  严倩看着这张依然帅气,让他心动的脸,她坚定的摇头,我不离,我不信法院会判,上次的事,我留了证据,你是过错方。

  施寒江笑了笑,那算什么证据,不过是一次人情帮助。

  你愿意折腾,就折腾吧,我说话算话,三个月内,你同意离婚,我什么不要,房子归你,要是过了三个月,我们就法院见,我要我该要的,聪明点,别太意气用事。

  挺漂亮一个女人, 年纪也不是很大,找谁不成,和我耗什么劲,真蠢。

  

  另一种情缘—索性

  严倩到也冷静了下来,施寒江,你够狠,你说得对,你的确不值得我这样,你记住,你无情,也别怪我无义。我以后,我做的任何决定,都和对你的情感无关,我就是为了让自己痛快,让你不痛快,你说结婚就结婚,说离婚,就拿套房子做补偿,好似你至情至性,有情有义,你就是冷血动物。

  严倩说完,扬长而去。

  施寒江抚额,他不过是要离个婚,怎么就让严倩如此痛快。

  他想不通,他看得出严倩的愤怒,感觉,事情难了。

  他想了想,还是想到了何湘。

  他给何湘打电话,还是一个意思,能不能做做严倩的工作,不要和我纠缠,我净身出户,她不吃亏,何必感情没了,还要彼此伤害。

  另一种情缘—标准

  何湘在电话里,劝施寒江,你用钱买心里平衡吗,她看重的是感情,吃亏不吃亏,她失了她的爱人,能不吃亏吗。她真的爱你,这你应该承认,你即使不爱她了,也不能轻视一个女人对你的爱吧,你只是想着,你要怎样,你考虑过,她要怎样吗。你们的想法,是南辕北辙,可是毕竟你们是夫妻。现在是吧,我的建议是,女人都情绪化,可能过一段时间,就好了,你先不要刺激她,起诉的事,不要提,先放半年再说吧。

  施寒江到是冷静了些,好,起诉的事,我不提,我就放半年看看。

  何湘松口气,对呀,你是个大男人,不要和女人逞口舌之快,没用,重点是不要刺激她的情绪。

  另一种情缘—拒绝

  只是何湘拒绝做说客,她感觉,严倩不需要人劝,她要自己过了这股劲,她想,时间总能改变些什么,严倩年轻漂亮,自有人追,也许过一段日子,她自己心情就平复了。找到了新的感情,自然会和施寒江分手。

  现在的何湘,明白有些事,说不得,有些人,劝不得。

  她感叹。

  施寒江有些失望,何湘,你没了曾经的热情热心,现在做事,先是权衡半天。

  何湘说,不是我不热情,而是有些事,不能冲动,我只是更冷静些。

  你不一样吗,你要是热心,还能不迁就一个爱你的人吗,可是你一点没迁就,你就只看见她影响了你的升职,何曾考虑过你的轻率,给她心灵的伤害。

  

  另一种情缘—缓和

  严倩现在和何湘的友谊,开始恢复。

  有时候,也约着一起逛逛街,吃吃饭,二人都明白,毕竟不一样了。现在说话,都尽量说些风花雪月,不提实务。

  这一天何湘生日,到是严倩主动给何湘过生日。

  何湘说,谢谢你,我其实没过生日的习惯,还是你惯了我这个毛病。

  严倩笑笑,你对自己好些,生日多重要的日子。

  没人给你过,就自己给自己过,女人需要仪式感,证明自己的存在。

  何湘点头。

  另一种情缘—固执

  二人吃着蛋糕,喝着咖啡,严倩有一个好习惯,她不借酒浇愁,而是喝咖啡,何湘劝她,喝了一下午,小心晚上不好入睡。

  严倩叹了口气,喝不喝都一样,我现在怎么也睡不着。

  一个人住在那间房子里,就是一个字,静。

  我一个人的呼吸,我一个人的喘气。

  何湘听了有些瘆的慌。

  她打断话题,你何必这样,回父母那好了。

  严倩摇头,不想,他们见了我就是唠叨,原来劝我结婚,现在劝我离婚,总是为我好。

  另一种情缘—回心

  何湘叹气,你父母不容易,他们是真的,替你操心。

  严倩点头,就是这样呀,我才不回去。

  何湘劝她,严倩,你别生气,我不是要干涉你的选择,只是希望,你冷静些,不要斗气了,毕竟日子是你的,青春苦短,为了一个没心没肺的人,浪费时间,不值得。

  严倩点头,我明白,我不生气。

  肯劝我的人不多。

  严倩说,我知道,我就是不甘心。

  凭什么,我哪里不好,他就是这样,在我面前高高在上,当年他甩我一次,还要第二次,凭什么,我就不服气。

  我就不相信,他不回心转意。

  

  另一种情缘—无奈

  何湘还想说什么,可是看看严倩,坚定的目光,马上明白,多说无益,转了话题。

  何湘发现,严倩是陷了进去。

  也许,只有一天,她自己想清了。

  何湘现在,不太愿意见严倩了。

  严倩总是一种怨妇的表情,和口吻。眼神都变了,原来是热情明朗,现在是幽暗的。

  她总感觉,这样的严倩,太陌生。

  只是严倩约她的时候,又不忍拒绝,可是每次见了,自己都压抑。

  另一种情缘—提醒

  还是谢梅说,你不要这样了,严倩的事,我听人说过,她和施寒江的事,大家都知道。我见过她一次,我去找施寒江签字,她来闹,人很美,只是有些不太正常是的。

  谢梅说,我当时让施寒江签字,我们随意聊了几句,可能离的近了些,她冲了进来,一把推开我,说这是我老公,你离远些,你还没我漂亮,做什么小三,要不要脸。我当时都傻了,还是施寒江把她拉了出去。她还说,施寒江,你个没良心的,你又找小三,你不要脸。

  何湘惊讶,真的吗。

  她也感觉严倩过份了。

  谢梅说,我当时都吓傻了。可是后来,听他们科长说,他老婆就这样,开始大家同情她,后来感觉她神经有问题,施寒江怪可怜的,你说我在办公室,那么多同事,怎么会是小三,她是真没了智商,还是故意毁施寒江。

  另一种情缘—严重

  严倩的问题,比何湘想的严重。

  她和何湘在一起的时候,还算平静,也应对自如。

  可是,按谢梅的说法, 这样的行为,如果不是故意,就真有些问题了。

  何湘还是去了严家,和严倩的父母说了说,希望他们多关心一下严倩,让严倩换个环境,或者一家人出去玩玩,散散心,现在的严倩,让人不放心。

  严倩的妈妈,起身进了卫生间。看的出来,她是哭了。

  严倩的爸爸,叹了口气,我们知道,她现在情绪特别不稳,一句话不和,就哭闹,就不吃饭,真让人不放心。

  

  另一种情缘—旅行

  严倩的爸爸说,你说的有理,我也去单位办内退吧,这样,我就有时间了。我们一起出门转转,晃个大半年,也许对她心情有帮助。

  何湘松口气。对,换个环境也好。

  何湘的妈妈过来,眼睛红红的,何湘谢谢你。

  严倩的事,让你操心了。

  何湘微笑,阿姨,我们是朋友,我应该的,你们也要想开些,她就是一股子气,放在心里,散不出来,换个环境,可能会好些,旅游呀,健身呀,可能都好,只要她能分分心,投入到别的活动中去,就好。

  另一种情缘—放心

  不知道严家父母如何说动了严倩,严倩和单位请了假,和父母外出了,临走前,到是和何湘吃了顿饭,她说,没办法,好好的,我爸爸得了什么抑郁症,医生说,这种病好可怕,闹不好会出大问题,所以建议我们带他换个环境,出去转转,我也是没办法,只好先请假了。

  何湘明白了,严倩还算孝顺,尤其是对父亲,这是严家二老想的主意,不如此,没办法带走严倩。

  何湘有些感叹,严倩,你家人一直对你好,现在,你爸爸病了,你是要照顾他。

  严倩点头,我知道,而且,我感觉,我爸爸心情不好,也是为了我操心,好办,我就陪他们出去转转,青山绿水玩玩,良辰美景看看。

  何湘点头,毕竟严倩还算孝顺。

  另一种情缘—父母心

  可怜天下父母心,严倩真幸福。

  何湘真的羡慕。

  她握着严倩的手,严倩,出了门,你要多操心,照顾他们了。

  严倩笑笑,放心,我是大人了。

  何湘说,你到了那些地方,拍拍照片,发发朋友圈。让我也羡慕一下。

  严倩点头,那当然,我花一万买了个相机,就是为了这个。

  二人相视一笑。

  这样多好。

  何湘想,如果外出旅游,能转移严倩的注意力,那到是好了。

  

  另一种情缘—付出

  不管怎样,何湘还是羡慕严倩。

  她有好爸爸好妈妈。

  为了女儿,严倩的爸爸,提前申请了内退,他本来是小学副校长,要是不内退,还能当几年副校长,现在不得不内退。其实想过请假,可是不知道这个女儿的情形,要折腾到什么时候,已经有两个月经常请假了。干脆办内退吧,还是女儿重要。他们的想法是,严倩的工作,毕竟有老关系在那,那的一个副总是严倩妈妈的学生,怎么也好讲话,而且工作不太重要,有些花瓶的性质,严倩毕竟模样美丽,总还是说得过去,上班就给钱,不上班就算。

  为了哄动严倩出游,还特意找了个当医生的学生,故作严肃的叫了严倩过去,说是严副校长换了抑郁症,最好换个环境,旅行最好。

  另一种情缘—祝福

  何湘为严倩祝福,希望好朋友早点康复。

  她现在有些怀疑,严倩的精神状态。

  谢梅的话,让她有些迟疑,在外人眼中,严倩是不太正常吧,可是想到咖啡屋里,说雕刻时光,说少年往事的严倩,如花的笑容,蛮好的呀。

  何湘想想,真羡慕严倩,能外出玩大半年多好。

  他们的第一站,是回严副校长的老家,严倩小时候去过,已经十多年没回去了,据说现在成了旅游点,虽然不是太热闹,但适宜避暑,到也有些山清水秀的意味,民居居宿,也发展了起来。

  另一种情缘—第一站

  三天后,严倩在朋友圈里发了故乡为题的图片。

  小山庄到是很上镜头。

  严倩和父母的合影。

  她的脸上有了笑容。

  何湘点赞叹。

  由衷的高兴。

  施寒江也看了朋友圈,他跑来问何湘,严倩这是去哪了。

  何湘对他有些不喜,你还关心她,她和父母回老家看看,散散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