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资百亿景区仅5年被撂荒,问过还当追责

求职攻略 阅读(1605)

  文丨圳论评论员 赵强

  2014年青岛世界园艺博览会(以下简称青岛世园会)的高光时刻,还留在很多游客的记忆之中——184天的会期,景区共接待400多万参观人次,并获得过“世界设计建造金奖”等8项大奖。与主办方当初“打造永不落幕的世园会”承诺不相符的是,仅仅过了5年,这一投资上百亿建设的4A级景区便被指“撂荒”现象严重,园内不少景观设施不仅严重破损,而且安全隐患丛生。

  日前,一档名为《山东问政》的电视节目现场揭开了青岛世园会的“伤疤”。公众痛惜,更感失望,当初说好的承诺如今成了泡影,造成公共资源浪费的同时,相关部门的公信力也会随着景区的荣光不再而流失。

  耗资百亿景区仅5年被撂荒,问过还当追责

  这是谁之过呢?规划设计者不肯背锅。因为青岛世园会总体规划方案最大亮点就在于展后的会址利用,规划建设国际顶级旅游景区,以生态产业、高端休闲服务、旅游度假、交易会展为核心,融文化、居住、商务为一体的生态型综合功能区。先进的设计规划,应当为青岛获得世园会承办城市资格加分不少,负责描绘“理想蓝图”的设计者自然应当无过。

  但现在,“最大亮点”黯然失色,反差构成了“黑色幽默”。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就这么大么?电视问政首先考问出了相关政府部门推诿、不作为的事实。青岛市文化和旅游局一度认为招商、管理、运营是景区自己说了算,政府部门只存在业务上的指导关系。只是,在电视观众面前,又不得不承认,责任还是应该在文旅部门。

  耗资百亿景区仅5年被撂荒,问过还当追责

  青岛文旅部门的回应

  既然意识到了责无旁贷,那么为什么迟迟拿不出整改方案而陷于相互诿过之中呢?其实,在电视问政中,青岛文旅部门负责人临场开出解决问题的“药方”时,暴露出了相关政府部门不作为的最大症结——要先解决巨大债务问题。平心而论,百亿投资,却在衰败中几乎变成了“一次性景点”,只要有点良知的人都会心痛。相关部门可能并非不愿意担责,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景点的开发、维护都需要巨额资金持续投入,如果景点本身就是“负债”建设,担责意味着要“背债”,哪个部门能很轻松地说,可以把这巨大债务给背了?

  耗资百亿景区仅5年被撂荒,问过还当追责

  凡事当问初心。现在回过头去看,当初规划中的“最大亮点”——展后会址利用,之所以在今天成了最大败笔,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没有资金上的规划与准备呢?

  在不少地方,将争办赛事、展会当做面子、当做政绩,为获得举办、承办权,不惜空许诺言,不顾自身实力,不自量力,结果弄得虎头蛇尾,场馆、会址撂荒,何止是青岛?这种现象本质上是不正确政绩观造成的“副产品”。好大喜功的结果,没有因为盛大赛事、展会的举办迎来曾经憧憬的城市重大战略发展机遇,反而透支了城市发展潜力,让城市的未来在巨大负债中艰难前行。

  耗资百亿景区仅5年被撂荒,问过还当追责

  所以,像耗资百亿景区仅5年被撂荒这种事,问过还当追责。不仅要追当下不作为的责任,还当追问当初乱作为的责任。只有求真务实,追溯到问题的本源,才能找准病根,开对药方,将场馆、会址撂荒的“城市病”给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