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品牌“吃个汤”猝死风口之上,该怪谁?

求职攻略 阅读(1882)

  餐饮人必读4天前我要分享

  是“风口”不行了,还是资本不行了?

  今年刚30岁的詹楚烽最近都睡不着觉。

  他创立的汤品品牌“吃个汤”,最近遇到了不小的经营危机。

  资金链断裂、近40家门店歇业、员工工资没着落、联营投资商联合维权、第三方供应商讨要货款......

  再回想起去年“吃个汤”的高光时刻,这位年轻的创业者心有戚戚焉。

  凌晨一点发布的朋友圈,就是他真实的内心写照。

  

  ▲图上文字: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物是人非”

  这个词不仅适合现在的詹楚峰,对“吃个汤”的联营者和消费者来说,同样适用。

  2015年,詹楚峰第四次创业成立了等候科技。

  曾经3年的粤菜厨师生涯,以及对未来健康饮食的看好,让他决定,这次要押宝汤品市场。

  “吃个汤”应运而生。

  事实也的确没有让他失望,吃个汤无论在线下市场,还是资本圈子里,都格外惹人喜爱。

  3年时间里,吃个汤在深圳、广州、东莞一带,稳定扩展至70多家门店,并建立了自己的中央工厂和供应链。

  

  ▲吃个汤在东莞自建的中央工厂,号称是亚洲最大的汤品制作中央工厂

  亮眼的成绩也让曾经拒绝“吃个汤”的资本重新找上门来。

  2017年5月,吃个汤完成了未披露金额的天使轮融资;

  2017年8月完成了3000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估值1.3亿人民币,投资方为五岳资本;

  去年中旬,美国首屈一指的罐头汤生产商金宝汤公司发布统计数据,称汤品是一个千亿级别的市场,完全不输新茶饮。

  这一数据无疑又给吃个汤镀了一层金身,帮助他在去年8月完成了近亿人民币的A+轮融资。

  这次的投资方为五岳资本、凯信资本和蜂巢资本。

  

  ▲吃个汤融资记录(图源:天眼查)

  吃个汤长势喜人,詹楚峰也成功入选“2019亚洲福布斯30岁以下精英榜单”,同处其中的,还有喜茶的创始人聂云宸。

  这一年,詹楚峰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在2019年前,将线下门店开到200家。

  为此,吃个汤推出了联营模式。

  所谓联营模式,就是投资者出钱,吃个汤出力。

  不需要参与经营管理,最后坐享收益分成就可以了。

  即使要平摊开店风险,但这种“傻瓜式”的生意模式依然吸引了不少人。

  深圳的梁女士就是其中之一。

  去年3月,梁女士投资18万,加入吃个汤的大家庭。

  然而让她想不到的是,一年多过去了,说好的门店却一直没有着落。直到今年6月份,梁女士不愿再等,提出了解约退款。

  一个月过去了,梁女士没等到退款,反而等到了吃个汤资金链断裂、结业清算的噩耗。

  无奈之下的梁女士,只得和其他二十多位同样受了损失的联营投资者一起,前往派出所报案。

  

  ▲同样受损的投资者陶女士在接受记者采访(图源:第一现场)

  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吃个汤,各种骇人的“爆料”也传得纷纷扬扬:老板捐款跑路、融资注水、公司管理混乱、资金去向不明......

  从事情发酵起便一直保持沉默的詹楚峰,也不得不赶在舆论进一步恶化前进行澄清:

  

  ▲詹楚峰的回应

  虽然否认了一些传言,但对公司资金链断裂的事实,詹楚峰却选择了承认:

  公司走到今天这一步,因为我们经营管理不善,公司今年在资本市场融资方面进展坎坷,多次谈好的资金都没有按时到账,公司资金链出现断链。

  1.资本收紧:地主家也没有余粮

  不难发现,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最后的融资失利。

  在资本寒冬里,“吃个汤”倒闭并不是个案。

  清科研究中心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1-5月,中国的VC/PE募资4400亿元,同比下降29%;

  投资2000亿元,同比下降54%;

  投资案例数量为2418,同比下降50%。

  

  总的来说,与前几年相比,VC/PE募资难,募资额大幅下降,投资意愿也随之下降:挑选企业时会更加慎重。

  缺乏核心竞争力的企业,获得投资会更难。

  今年3月,轻食行业黑马“甜心摇滚沙拉”因最后一轮融资失利,而被曝面临倒闭危机:

  主营业务陷入停摆状态,管理层处于失联状态,微博微信知乎等官方沟通渠道则已停更两个多月。

  与吃个汤一样,甜心摇滚沙拉也曾备受资本青睐的黑马品牌之一。

  这个成立于2014年,主打主食沙拉的轻食品牌,以“斯巴达勇士”、“小鲜肉送餐”、“名人背书”等一系列事件营销而闻名网络。

  ▲甜心摇滚沙拉举办的“斯巴达勇士”营销活动(图源:微博)

  并从2014年起,到2015年间,先后共获得四轮近亿元融资,领投者均为国内顶级投资人。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前途无量”的品牌,依然无法逃脱“猝死”的命运。

  随着轻食市场逐渐趋于稳定,轻食品类的短板渐渐暴露:从配角变为主角,对消费者的教育成本很高,而轻食产品对食材严格的要求也导致其利润较低。

  渐渐的,资本不再买账,也是情有可原。

  2.也许市场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昔日辉煌时,詹楚峰面对镜头说起吃个汤曾经参加过的一个创业比赛,当时评委大咖质疑道:“谁会专门点个汤?”

  的确,除了我国沿海一带,喝汤这个活动,似乎影响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深远。

  很多时候,汤只是我们餐桌上一位可有可无的配角 。

  也正是因此,当时有147个项目,吃个汤第一轮就被刷掉了。

  “去年我发现,另外的146个项目全倒了,只剩吃个汤。”詹楚峰说出这话时,笑得格外骄傲。

  可能正是这份骄傲,让詹楚峰错估了整个汤品市场的真实规模:

  吃个汤在刚开出70家店时,就大兴土木建造了8000㎡的中央工厂,而在拿下第三轮融资后,更是对外宣称要将直营店开至近百家。

  要知道,詹楚峰的等候科技旗下,可不止吃个汤这一个“独生子”。

  还有汤师傅文化传播、等候供应链、唐宋配送、等候学院、糖管家管理等多家子公司。

  这么庞大的盘子,都需要靠源源不断的资金供给才能正常运转。

  一旦资金供给出了问题,除了崩盘,没有其他结果。

  收藏举报投诉

  

  是“风口”不行了,还是资本不行了?

  今年刚30岁的詹楚烽最近都睡不着觉。

  他创立的汤品品牌“吃个汤”,最近遇到了不小的经营危机。

  资金链断裂、近40家门店歇业、员工工资没着落、联营投资商联合维权、第三方供应商讨要货款......

  再回想起去年“吃个汤”的高光时刻,这位年轻的创业者心有戚戚焉。

  凌晨一点发布的朋友圈,就是他真实的内心写照。

  

  ▲图上文字: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物是人非”

  这个词不仅适合现在的詹楚峰,对“吃个汤”的联营者和消费者来说,同样适用。

  2015年,詹楚峰第四次创业成立了等候科技。

  曾经3年的粤菜厨师生涯,以及对未来健康饮食的看好,让他决定,这次要押宝汤品市场。

  “吃个汤”应运而生。

  事实也的确没有让他失望,吃个汤无论在线下市场,还是资本圈子里,都格外惹人喜爱。

  3年时间里,吃个汤在深圳、广州、东莞一带,稳定扩展至70多家门店,并建立了自己的中央工厂和供应链。

  

  ▲吃个汤在东莞自建的中央工厂,号称是亚洲最大的汤品制作中央工厂

  亮眼的成绩也让曾经拒绝“吃个汤”的资本重新找上门来。

  2017年5月,吃个汤完成了未披露金额的天使轮融资;

  2017年8月完成了3000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估值1.3亿人民币,投资方为五岳资本;

  去年中旬,美国首屈一指的罐头汤生产商金宝汤公司发布统计数据,称汤品是一个千亿级别的市场,完全不输新茶饮。

  这一数据无疑又给吃个汤镀了一层金身,帮助他在去年8月完成了近亿人民币的A+轮融资。

  这次的投资方为五岳资本、凯信资本和蜂巢资本。

  

  ▲吃个汤融资记录(图源:天眼查)

  吃个汤长势喜人,詹楚峰也成功入选“2019亚洲福布斯30岁以下精英榜单”,同处其中的,还有喜茶的创始人聂云宸。

  这一年,詹楚峰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在2019年前,将线下门店开到200家。

  为此,吃个汤推出了联营模式。

  所谓联营模式,就是投资者出钱,吃个汤出力。

  不需要参与经营管理,最后坐享收益分成就可以了。

  即使要平摊开店风险,但这种“傻瓜式”的生意模式依然吸引了不少人。

  深圳的梁女士就是其中之一。

  去年3月,梁女士投资18万,加入吃个汤的大家庭。

  然而让她想不到的是,一年多过去了,说好的门店却一直没有着落。直到今年6月份,梁女士不愿再等,提出了解约退款。

  一个月过去了,梁女士没等到退款,反而等到了吃个汤资金链断裂、结业清算的噩耗。

  无奈之下的梁女士,只得和其他二十多位同样受了损失的联营投资者一起,前往派出所报案。

  

  ▲同样受损的投资者陶女士在接受记者采访(图源:第一现场)

  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吃个汤,各种骇人的“爆料”也传得纷纷扬扬:老板捐款跑路、融资注水、公司管理混乱、资金去向不明......

  从事情发酵起便一直保持沉默的詹楚峰,也不得不赶在舆论进一步恶化前进行澄清:

  

  ▲詹楚峰的回应

  虽然否认了一些传言,但对公司资金链断裂的事实,詹楚峰却选择了承认:

  公司走到今天这一步,因为我们经营管理不善,公司今年在资本市场融资方面进展坎坷,多次谈好的资金都没有按时到账,公司资金链出现断链。

  1.资本收紧:地主家也没有余粮

  不难发现,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最后的融资失利。

  在资本寒冬里,“吃个汤”倒闭并不是个案。

  清科研究中心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1-5月,中国的VC/PE募资4400亿元,同比下降29%;

  投资2000亿元,同比下降54%;

  投资案例数量为2418,同比下降50%。

  

  总的来说,与前几年相比,VC/PE募资难,募资额大幅下降,投资意愿也随之下降:挑选企业时会更加慎重。

  缺乏核心竞争力的企业,获得投资会更难。

  今年3月,轻食行业黑马“甜心摇滚沙拉”因最后一轮融资失利,而被曝面临倒闭危机:

  主营业务陷入停摆状态,管理层处于失联状态,微博微信知乎等官方沟通渠道则已停更两个多月。

  与吃个汤一样,甜心摇滚沙拉也曾备受资本青睐的黑马品牌之一。

  这个成立于2014年,主打主食沙拉的轻食品牌,以“斯巴达勇士”、“小鲜肉送餐”、“名人背书”等一系列事件营销而闻名网络。

  ▲甜心摇滚沙拉举办的“斯巴达勇士”营销活动(图源:微博)

  并从2014年起,到2015年间,先后共获得四轮近亿元融资,领投者均为国内顶级投资人。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前途无量”的品牌,依然无法逃脱“猝死”的命运。

  随着轻食市场逐渐趋于稳定,轻食品类的短板渐渐暴露:从配角变为主角,对消费者的教育成本很高,而轻食产品对食材严格的要求也导致其利润较低。

  渐渐的,资本不再买账,也是情有可原。

  2.也许市场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昔日辉煌时,詹楚峰面对镜头说起吃个汤曾经参加过的一个创业比赛,当时评委大咖质疑道:“谁会专门点个汤?”

  的确,除了我国沿海一带,喝汤这个活动,似乎影响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深远。

  很多时候,汤只是我们餐桌上一位可有可无的配角 。

  也正是因此,当时有147个项目,吃个汤第一轮就被刷掉了。

  “去年我发现,另外的146个项目全倒了,只剩吃个汤。”詹楚峰说出这话时,笑得格外骄傲。

  可能正是这份骄傲,让詹楚峰错估了整个汤品市场的真实规模:

  吃个汤在刚开出70家店时,就大兴土木建造了8000㎡的中央工厂,而在拿下第三轮融资后,更是对外宣称要将直营店开至近百家。

  要知道,詹楚峰的等候科技旗下,可不止吃个汤这一个“独生子”。

  还有汤师傅文化传播、等候供应链、唐宋配送、等候学院、糖管家管理等多家子公司。

  这么庞大的盘子,都需要靠源源不断的资金供给才能正常运转。

  一旦资金供给出了问题,除了崩盘,没有其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