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丨长恨歌

职场故事 阅读(1614)
?

  

  图片发自简书App

  起初以为王安忆的《长恨歌》是写杨贵妃的,看完之后发现,跟杨贵妃没有一点亲戚关系。

  主人公王琦瑶是典型的上海弄堂里长大的女儿,“每天早上,后弄的门一响,提着花书包出来的,就是王琦瑶”。

  王琦瑶十七八岁的时候参加“上海小姐”的评选,获得第三名,俗称三小姐。“她的艳和风情都是轻描淡写的,不足以称后,却是给自家人享用,正合了三小姐称呼。”

  “马路上走着的都是三小姐。大小姐和二小姐是应酬场面的……而三小姐则是日常的图景。”“三小姐其实最体现民意。大小姐二小姐是偶像,是我们的理想和信仰,三小姐却与我们的日常生活起居有关,是使我们想到婚姻、生活、家庭这类概念的人物。”

  参选前,曾经认识王琦瑶的一位导演劝她在求学的年龄应该认真读书,竞选上海小姐不过是达官贵人玩弄女性的把戏,上海小姐这顶桂冠看上去夺目,其实是留不住的风景,要多虚无就有多虚无。王琦瑶没有听完就转身走了。

  后来,邀请王琦瑶参加晚会、庆典、剪彩的机会渐渐增多起来,因为她是上海小姐。

  再后开,认识了李主任,一个有夫之妇,为她租了爱丽丝公寓。王琦瑶搬进了爱丽丝公寓,做了李主任的“金丝雀”。“她静静地由着他解,还配合地脱出衣袖。她想,这一刻迟早会来临。她已经十九岁了,这一刻可说正当其时。她觉得这一刻谁都不如李主任有权利,交给谁也不如交给李主任理所当然。这是不假思索,毋庸置疑的归宿。”

  为什么一个十九岁的女孩,上海小姐,却甘愿做“爱丽丝”的主人?

  人物的背景是四十年代,快解放以前的上海,针对女人们的主流意识,作品有这样的描写:

  “不甘于平凡,好做奇思异想的女人,谁不想做爱丽丝?”

  “这城市自由真不少,机会却不多,最终能走进这公寓的,可说是爱丽丝的精英。”

  “那都是女人的历险故事,……那是用闲置的青春和独守的更岁做代价的人间仙境,但这仙境却是一日等于百年,绝非凡人可望。”

  那就是说,当时哪个女子不羡慕有这样的生活,而能过上这样生活的,除非是女子中的精英,比如说上海小姐。

  实际上,王琦瑶住进爱丽丝公寓,也就一年的光景,大部分时间是在等待中度过的。她等的李主任,飞机失事了。

  后来,外婆把王琦瑶接到了邬桥,苏州的一个地方吧,是外婆的娘家。

  “外婆看着眼前的王琦瑶,好像能看见四十年以后。她想这孩子的头没开好,开头错了,再拗过来,就难了。……没开好头的缘故全在于一点,就是长的忒好了。……长得好其实是骗人的,又骗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

  王琦瑶是去邬桥疗伤的。邬桥这种地方,是专门供作避乱的,“邬桥多么解人心意啊!它解开人们心中各种各样的疙瘩,行动和不行动都有理由,幸和不幸都有解释,它其实就是两个字:活着。”

  王琦瑶注定是个不甘寂寞的人,在邬桥的日子里,遇上了阿二。

  阿二说:诗其实就是一幅画,比如,“汉家秦地月,流影照明妃”,“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阿二想,这个他口口声声地脚叫阿姐的上海女人,就像是天边的落霞,转眼就会过去,然后无影无踪。她其实是一个传奇。

  促使王琦瑶想起上海的心是被阿二勾起的。“上海真是不可思议,它的辉煌叫人一声难忘,什么都过去了,……那辉煌的光却在照耀。……从来没有它,倒也无所谓,曾经有过,便再也放不下了。”

  王琦瑶想:连邬桥的阿二都去的上海,她上海生上海长的,又何故非要远离着?“她的旗袍穿旧了,要换新的。她的鞋走了样了,也要换新。她的手脚裂口,羊毛衫蛀了个洞,她这人有些千疮百孔的,不想回家也得回家了”

  回到上海,回到平安里,开了个打针所,认识了严师母、康明逊、长脚、老腊克、萨沙、张永红,未婚生女薇薇,一切就像做梦一样,王琦瑶的身边也从来没有缺少陪伴,也保留着旧上海“梦巴黎的香水味和白兰花的气息”,其中又发生了多少故事。

  王琦瑶最终是被一个叫长脚的人掐死的,为了取得她的黄金珠宝,而这个长脚也曾是她家的常客,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作品这样的安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只有鸽子看见了,这里四十年的鸽群的子息,他们一代一代的永不中断繁衍,至今什么都尽收眼底。”

  王琦瑶眼睑里最后看到的是那张摇曳不止的电灯,在最后的一秒里,她眼前出现了40年前的片场,就是让她试过镜头的片场,有一张大床,一个女人横陈在床上,她这才明白,这床上的女人就是她自己,死于他杀,然后灭了,坠入黑暗。

  王安忆不愧是写作大家,单写上海弄堂,足足有四页之多,让人误以为读的是散文,而不是小说,画面感极强。

  “上海弄堂是这个城市背景一样的东西,街道和楼房凸现在它之上,是一些点和线,而它则是中国画中称为皴法的那类笔触,是将空白填满的。”

  “当天黑下来,灯亮起来的时分,这些点和线都是有光的,在那光后面,大片大片的暗,便是上海的弄堂了。那暗看上去几乎是波涛汹涌,几乎将有那几点几线的光推着走似的,它是有体积的,而点和线却是浮在上面的,是为划分这个体积而存在的……”

  写流言,写鸽子,写闺阁,都是如此,似乎是看穿了一切,掰开了写,揉碎了写,行云流水,两个字:透了。

  96

  雪山牧场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7

  2019.08.03 13:52*

  字数 2024

  

  图片发自简书App

  起初以为王安忆的《长恨歌》是写杨贵妃的,看完之后发现,跟杨贵妃没有一点亲戚关系。

  主人公王琦瑶是典型的上海弄堂里长大的女儿,“每天早上,后弄的门一响,提着花书包出来的,就是王琦瑶”。

  王琦瑶十七八岁的时候参加“上海小姐”的评选,获得第三名,俗称三小姐。“她的艳和风情都是轻描淡写的,不足以称后,却是给自家人享用,正合了三小姐称呼。”

  “马路上走着的都是三小姐。大小姐和二小姐是应酬场面的……而三小姐则是日常的图景。”“三小姐其实最体现民意。大小姐二小姐是偶像,是我们的理想和信仰,三小姐却与我们的日常生活起居有关,是使我们想到婚姻、生活、家庭这类概念的人物。”

  参选前,曾经认识王琦瑶的一位导演劝她在求学的年龄应该认真读书,竞选上海小姐不过是达官贵人玩弄女性的把戏,上海小姐这顶桂冠看上去夺目,其实是留不住的风景,要多虚无就有多虚无。王琦瑶没有听完就转身走了。

  后来,邀请王琦瑶参加晚会、庆典、剪彩的机会渐渐增多起来,因为她是上海小姐。

  再后开,认识了李主任,一个有夫之妇,为她租了爱丽丝公寓。王琦瑶搬进了爱丽丝公寓,做了李主任的“金丝雀”。“她静静地由着他解,还配合地脱出衣袖。她想,这一刻迟早会来临。她已经十九岁了,这一刻可说正当其时。她觉得这一刻谁都不如李主任有权利,交给谁也不如交给李主任理所当然。这是不假思索,毋庸置疑的归宿。”

  为什么一个十九岁的女孩,上海小姐,却甘愿做“爱丽丝”的主人?

  人物的背景是四十年代,快解放以前的上海,针对女人们的主流意识,作品有这样的描写:

  “不甘于平凡,好做奇思异想的女人,谁不想做爱丽丝?”

  “这城市自由真不少,机会却不多,最终能走进这公寓的,可说是爱丽丝的精英。”

  “那都是女人的历险故事,……那是用闲置的青春和独守的更岁做代价的人间仙境,但这仙境却是一日等于百年,绝非凡人可望。”

  那就是说,当时哪个女子不羡慕有这样的生活,而能过上这样生活的,除非是女子中的精英,比如说上海小姐。

  实际上,王琦瑶住进爱丽丝公寓,也就一年的光景,大部分时间是在等待中度过的。她等的李主任,飞机失事了。

  后来,外婆把王琦瑶接到了邬桥,苏州的一个地方吧,是外婆的娘家。

  “外婆看着眼前的王琦瑶,好像能看见四十年以后。她想这孩子的头没开好,开头错了,再拗过来,就难了。……没开好头的缘故全在于一点,就是长的忒好了。……长得好其实是骗人的,又骗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

  王琦瑶是去邬桥疗伤的。邬桥这种地方,是专门供作避乱的,“邬桥多么解人心意啊!它解开人们心中各种各样的疙瘩,行动和不行动都有理由,幸和不幸都有解释,它其实就是两个字:活着。”

  王琦瑶注定是个不甘寂寞的人,在邬桥的日子里,遇上了阿二。

  阿二说:诗其实就是一幅画,比如,“汉家秦地月,流影照明妃”,“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阿二想,这个他口口声声地脚叫阿姐的上海女人,就像是天边的落霞,转眼就会过去,然后无影无踪。她其实是一个传奇。

  促使王琦瑶想起上海的心是被阿二勾起的。“上海真是不可思议,它的辉煌叫人一声难忘,什么都过去了,……那辉煌的光却在照耀。……从来没有它,倒也无所谓,曾经有过,便再也放不下了。”

  王琦瑶想:连邬桥的阿二都去的上海,她上海生上海长的,又何故非要远离着?“她的旗袍穿旧了,要换新的。她的鞋走了样了,也要换新。她的手脚裂口,羊毛衫蛀了个洞,她这人有些千疮百孔的,不想回家也得回家了”

  回到上海,回到平安里,开了个打针所,认识了严师母、康明逊、长脚、老腊克、萨沙、张永红,未婚生女薇薇,一切就像做梦一样,王琦瑶的身边也从来没有缺少陪伴,也保留着旧上海“梦巴黎的香水味和白兰花的气息”,其中又发生了多少故事。

  王琦瑶最终是被一个叫长脚的人掐死的,为了取得她的黄金珠宝,而这个长脚也曾是她家的常客,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作品这样的安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只有鸽子看见了,这里四十年的鸽群的子息,他们一代一代的永不中断繁衍,至今什么都尽收眼底。”

  王琦瑶眼睑里最后看到的是那张摇曳不止的电灯,在最后的一秒里,她眼前出现了40年前的片场,就是让她试过镜头的片场,有一张大床,一个女人横陈在床上,她这才明白,这床上的女人就是她自己,死于他杀,然后灭了,坠入黑暗。

  王安忆不愧是写作大家,单写上海弄堂,足足有四页之多,让人误以为读的是散文,而不是小说,画面感极强。

  “上海弄堂是这个城市背景一样的东西,街道和楼房凸现在它之上,是一些点和线,而它则是中国画中称为皴法的那类笔触,是将空白填满的。”

  “当天黑下来,灯亮起来的时分,这些点和线都是有光的,在那光后面,大片大片的暗,便是上海的弄堂了。那暗看上去几乎是波涛汹涌,几乎将有那几点几线的光推着走似的,它是有体积的,而点和线却是浮在上面的,是为划分这个体积而存在的……”

  写流言,写鸽子,写闺阁,都是如此,似乎是看穿了一切,掰开了写,揉碎了写,行云流水,两个字:透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起初以为王安忆的《长恨歌》是写杨贵妃的,看完之后发现,跟杨贵妃没有一点亲戚关系。

  主人公王琦瑶是典型的上海弄堂里长大的女儿,“每天早上,后弄的门一响,提着花书包出来的,就是王琦瑶”。

  王琦瑶十七八岁的时候参加“上海小姐”的评选,获得第三名,俗称三小姐。“她的艳和风情都是轻描淡写的,不足以称后,却是给自家人享用,正合了三小姐称呼。”

  “马路上走着的都是三小姐。大小姐和二小姐是应酬场面的……而三小姐则是日常的图景。”“三小姐其实最体现民意。大小姐二小姐是偶像,是我们的理想和信仰,三小姐却与我们的日常生活起居有关,是使我们想到婚姻、生活、家庭这类概念的人物。”

  参选前,曾经认识王琦瑶的一位导演劝她在求学的年龄应该认真读书,竞选上海小姐不过是达官贵人玩弄女性的把戏,上海小姐这顶桂冠看上去夺目,其实是留不住的风景,要多虚无就有多虚无。王琦瑶没有听完就转身走了。

  后来,邀请王琦瑶参加晚会、庆典、剪彩的机会渐渐增多起来,因为她是上海小姐。

  再后开,认识了李主任,一个有夫之妇,为她租了爱丽丝公寓。王琦瑶搬进了爱丽丝公寓,做了李主任的“金丝雀”。“她静静地由着他解,还配合地脱出衣袖。她想,这一刻迟早会来临。她已经十九岁了,这一刻可说正当其时。她觉得这一刻谁都不如李主任有权利,交给谁也不如交给李主任理所当然。这是不假思索,毋庸置疑的归宿。”

  为什么一个十九岁的女孩,上海小姐,却甘愿做“爱丽丝”的主人?

  人物的背景是四十年代,快解放以前的上海,针对女人们的主流意识,作品有这样的描写:

  “不甘于平凡,好做奇思异想的女人,谁不想做爱丽丝?”

  “这城市自由真不少,机会却不多,最终能走进这公寓的,可说是爱丽丝的精英。”

  “那都是女人的历险故事,……那是用闲置的青春和独守的更岁做代价的人间仙境,但这仙境却是一日等于百年,绝非凡人可望。”

  那就是说,当时哪个女子不羡慕有这样的生活,而能过上这样生活的,除非是女子中的精英,比如说上海小姐。

  实际上,王琦瑶住进爱丽丝公寓,也就一年的光景,大部分时间是在等待中度过的。她等的李主任,飞机失事了。

  后来,外婆把王琦瑶接到了邬桥,苏州的一个地方吧,是外婆的娘家。

  “外婆看着眼前的王琦瑶,好像能看见四十年以后。她想这孩子的头没开好,开头错了,再拗过来,就难了。……没开好头的缘故全在于一点,就是长的忒好了。……长得好其实是骗人的,又骗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

  王琦瑶是去邬桥疗伤的。邬桥这种地方,是专门供作避乱的,“邬桥多么解人心意啊!它解开人们心中各种各样的疙瘩,行动和不行动都有理由,幸和不幸都有解释,它其实就是两个字:活着。”

  王琦瑶注定是个不甘寂寞的人,在邬桥的日子里,遇上了阿二。

  阿二说:诗其实就是一幅画,比如,“汉家秦地月,流影照明妃”,“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阿二想,这个他口口声声地脚叫阿姐的上海女人,就像是天边的落霞,转眼就会过去,然后无影无踪。她其实是一个传奇。

  促使王琦瑶想起上海的心是被阿二勾起的。“上海真是不可思议,它的辉煌叫人一声难忘,什么都过去了,……那辉煌的光却在照耀。……从来没有它,倒也无所谓,曾经有过,便再也放不下了。”

  王琦瑶想:连邬桥的阿二都去的上海,她上海生上海长的,又何故非要远离着?“她的旗袍穿旧了,要换新的。她的鞋走了样了,也要换新。她的手脚裂口,羊毛衫蛀了个洞,她这人有些千疮百孔的,不想回家也得回家了”

  回到上海,回到平安里,开了个打针所,认识了严师母、康明逊、长脚、老腊克、萨沙、张永红,未婚生女薇薇,一切就像做梦一样,王琦瑶的身边也从来没有缺少陪伴,也保留着旧上海“梦巴黎的香水味和白兰花的气息”,其中又发生了多少故事。

  王琦瑶最终是被一个叫长脚的人掐死的,为了取得她的黄金珠宝,而这个长脚也曾是她家的常客,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作品这样的安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只有鸽子看见了,这里四十年的鸽群的子息,他们一代一代的永不中断繁衍,至今什么都尽收眼底。”

  王琦瑶眼睑里最后看到的是那张摇曳不止的电灯,在最后的一秒里,她眼前出现了40年前的片场,就是让她试过镜头的片场,有一张大床,一个女人横陈在床上,她这才明白,这床上的女人就是她自己,死于他杀,然后灭了,坠入黑暗。

  王安忆不愧是写作大家,单写上海弄堂,足足有四页之多,让人误以为读的是散文,而不是小说,画面感极强。

  “上海弄堂是这个城市背景一样的东西,街道和楼房凸现在它之上,是一些点和线,而它则是中国画中称为皴法的那类笔触,是将空白填满的。”

  “当天黑下来,灯亮起来的时分,这些点和线都是有光的,在那光后面,大片大片的暗,便是上海的弄堂了。那暗看上去几乎是波涛汹涌,几乎将有那几点几线的光推着走似的,它是有体积的,而点和线却是浮在上面的,是为划分这个体积而存在的……”

  写流言,写鸽子,写闺阁,都是如此,似乎是看穿了一切,掰开了写,揉碎了写,行云流水,两个字: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