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姑娘一席话,直讽王夫人处事“天真烂漫”,不过脑子

职场故事 阅读(1548)
?

2019-08-07 14:57:45 木石红楼

王夫人出生于四大家族之一的王家,真正的名门千金小姐。后来她又嫁入一等国公府贾家,成为贾家实际掌权的女主人,又是朝廷诰命夫人,其身份贵不可言。

可这么一个身份贵重的官家太太,行起事来却又简单又粗暴又荒唐。多姑娘曾说过一席话,就是对王夫人行事荒唐最直接的讥讽,宝玉听后居然表示很放心。

我们先看看王夫人都做过哪些荒唐事

荒唐事之首:抄检大观园。抄检大观园直接关乎到了贾府家族命数,因为此事加深了家族内部矛盾。探春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外头杀进来一时杀不死,必须是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就是这个意思。

原本王夫人只要严令守门的婆子们不许放一个男人进来,再多派几个妥当人守门,同时暗中查访绣春囊之事就是了。可她偏要闹得沸沸扬扬,生怕外面人不知道贾家内部出了丑事,非要来一场说抄就抄的抄家行动。她完全没顾虑到贾家女儿的清誉,甚至宝玉的清誉,以及家族的命运,实在是荒谬至极。

荒唐事之二:抄检怡红院。她厌恶晴雯,完全可以理解,不管是因为晴雯像极了当年的赵姨娘,还是真因为晴雯骂小丫头的样子很张狂。可她完全不调查,听了婆子几句话,就断定晴雯是狐狸精勾引宝玉,这就很荒谬了。

若说芳官让宝玉要了柳五儿,四儿说自己和宝玉同日生日就是夫妻,金钏挑唆宝玉去拿环哥彩云,王夫人因此撵她们倒还算个理由。

可对于晴雯,她给的完全是莫须有的罪名。更讽刺的是,和宝玉有云雨的人,却是她一口一个“我的儿”的人。她管理怡红院,全靠眼线和道听途说,这对一个在大家族混了四十年的人来说,实在太荒谬。

荒唐事之三:“南辕北辙”管教儿子。她一心扑在宝玉身上,却又最不了解宝玉。贾母都深知宝玉不听妻妾劝,王夫人却偏要给宝玉两个很会劝很爱劝丈夫的妻妾。

贾母都知道宝玉和女孩子好,为的并非男女之事,王夫人却一听了袭人建议宝玉搬出园子,马上以为宝玉和谁作怪了。作为母亲,她真的一点都不了解儿子。管教起儿子来,效果完全南辕北辙。

王夫人之所以做出这些荒唐事,都是因为性格使然。曹雪芹曾很委婉地批评她“天真烂漫之人,喜怒出于心臆”。

曹雪芹这意思就是说,王夫人很傻很天真,控制不住情绪,做事全由着个人喜好和性子来,没有大局观,是非观。

除此处评价外,曹雪芹还借多姑娘的口,表达了一番对王夫人行事荒唐的评价。

77回,宝玉去多姑娘家看晴雯。晴雯正伤心对宝玉诉肺腑时,多姑娘突然进来,拉了宝玉就进里屋,欲图谋不轨。谁知宝玉不仅不从,竟比个女孩儿还害羞。多姑娘就说了一席话:

成日家听见你风月场中惯作工夫的,我等什么似的,今儿等着了你。虽然闻名,不如见面,空长了一个好模样儿,竟是没药性的炮仗,只好装幌子罢了,倒比我还发讪怕羞。可知人的嘴一概听不得的。

就比如方才我们姑娘下来,我也料定你们素日偷鸡盗狗的。我进来一会在窗下细听,屋内只你二人,若有偷鸡盗狗的事,岂有不谈及于此,谁知你两个竟还是各不相扰。可知天下委屈事也不少。如今我反后悔错怪了你们。

“可知人的嘴一概听不得”,连多姑娘这个奴才家淫妇老婆都懂的道理,王夫人却不懂,处理起事情来完全靠一两个卧底的嘴,以及婆子们的嘴。

正因为王夫人不深入调查,完全靠“道听途说”处理事情,所以她才造成了晴雯这样的委屈事。连多姑娘都知道先听听晴雯和宝玉的话,再断定二人是否有苟且之事。

可王夫人完全凭个人喜好,以及婆子的话,就指着晴雯大骂狐狸精,还以此为由把晴雯撵了出去。王夫人这个朝廷诰命夫人,处理事情的格局,越发连多姑娘这个奴才淫妇都不如了。

宝玉听了多姑娘的话,反而放下心来,并托付多姑娘照看晴雯两天。宝玉的放心,一来是知道多姑娘不会再为难他,二是因为多姑娘不再误解他和晴雯不清白。

其实晴雯被撵后,宝玉就怀疑袭人是王夫人派来的卧底。他不满王夫人对晴雯的处置,可王夫人毕竟是他母亲,所以他也不能直接说什么。也许正因为如此,曹雪芹才借了多姑娘之口,来表达宝玉对王夫人的不满吧。

王夫人出生于四大家族之一的王家,真正的名门千金小姐。后来她又嫁入一等国公府贾家,成为贾家实际掌权的女主人,又是朝廷诰命夫人,其身份贵不可言。

可这么一个身份贵重的官家太太,行起事来却又简单又粗暴又荒唐。多姑娘曾说过一席话,就是对王夫人行事荒唐最直接的讥讽,宝玉听后居然表示很放心。

我们先看看王夫人都做过哪些荒唐事

荒唐事之首:抄检大观园。抄检大观园直接关乎到了贾府家族命数,因为此事加深了家族内部矛盾。探春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外头杀进来一时杀不死,必须是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就是这个意思。

原本王夫人只要严令守门的婆子们不许放一个男人进来,再多派几个妥当人守门,同时暗中查访绣春囊之事就是了。可她偏要闹得沸沸扬扬,生怕外面人不知道贾家内部出了丑事,非要来一场说抄就抄的抄家行动。她完全没顾虑到贾家女儿的清誉,甚至宝玉的清誉,以及家族的命运,实在是荒谬至极。

荒唐事之二:抄检怡红院。她厌恶晴雯,完全可以理解,不管是因为晴雯像极了当年的赵姨娘,还是真因为晴雯骂小丫头的样子很张狂。可她完全不调查,听了婆子几句话,就断定晴雯是狐狸精勾引宝玉,这就很荒谬了。

若说芳官让宝玉要了柳五儿,四儿说自己和宝玉同日生日就是夫妻,金钏挑唆宝玉去拿环哥彩云,王夫人因此撵她们倒还算个理由。

可对于晴雯,她给的完全是莫须有的罪名。更讽刺的是,和宝玉有云雨的人,却是她一口一个“我的儿”的人。她管理怡红院,全靠眼线和道听途说,这对一个在大家族混了四十年的人来说,实在太荒谬。

荒唐事之三:“南辕北辙”管教儿子。她一心扑在宝玉身上,却又最不了解宝玉。贾母都深知宝玉不听妻妾劝,王夫人却偏要给宝玉两个很会劝很爱劝丈夫的妻妾。

贾母都知道宝玉和女孩子好,为的并非男女之事,王夫人却一听了袭人建议宝玉搬出园子,马上以为宝玉和谁作怪了。作为母亲,她真的一点都不了解儿子。管教起儿子来,效果完全南辕北辙。

王夫人之所以做出这些荒唐事,都是因为性格使然。曹雪芹曾很委婉地批评她“天真烂漫之人,喜怒出于心臆”。

曹雪芹这意思就是说,王夫人很傻很天真,控制不住情绪,做事全由着个人喜好和性子来,没有大局观,是非观。

除此处评价外,曹雪芹还借多姑娘的口,表达了一番对王夫人行事荒唐的评价。

77回,宝玉去多姑娘家看晴雯。晴雯正伤心对宝玉诉肺腑时,多姑娘突然进来,拉了宝玉就进里屋,欲图谋不轨。谁知宝玉不仅不从,竟比个女孩儿还害羞。多姑娘就说了一席话:

成日家听见你风月场中惯作工夫的,我等什么似的,今儿等着了你。虽然闻名,不如见面,空长了一个好模样儿,竟是没药性的炮仗,只好装幌子罢了,倒比我还发讪怕羞。可知人的嘴一概听不得的。

就比如方才我们姑娘下来,我也料定你们素日偷鸡盗狗的。我进来一会在窗下细听,屋内只你二人,若有偷鸡盗狗的事,岂有不谈及于此,谁知你两个竟还是各不相扰。可知天下委屈事也不少。如今我反后悔错怪了你们。

“可知人的嘴一概听不得”,连多姑娘这个奴才家淫妇老婆都懂的道理,王夫人却不懂,处理起事情来完全靠一两个卧底的嘴,以及婆子们的嘴。

正因为王夫人不深入调查,完全靠“道听途说”处理事情,所以她才造成了晴雯这样的委屈事。连多姑娘都知道先听听晴雯和宝玉的话,再断定二人是否有苟且之事。

可王夫人完全凭个人喜好,以及婆子的话,就指着晴雯大骂狐狸精,还以此为由把晴雯撵了出去。王夫人这个朝廷诰命夫人,处理事情的格局,越发连多姑娘这个奴才淫妇都不如了。

宝玉听了多姑娘的话,反而放下心来,并托付多姑娘照看晴雯两天。宝玉的放心,一来是知道多姑娘不会再为难他,二是因为多姑娘不再误解他和晴雯不清白。

其实晴雯被撵后,宝玉就怀疑袭人是王夫人派来的卧底。他不满王夫人对晴雯的处置,可王夫人毕竟是他母亲,所以他也不能直接说什么。也许正因为如此,曹雪芹才借了多姑娘之口,来表达宝玉对王夫人的不满吧。